第3章 第3章

连赵神医都对秦阳如此客气的请教了,林霜舞自然也是不敢再说什么,眼下,秦阳似乎是唯一能救她爷爷的人了。

秦阳倒是极为平静,其实这个赵神医还是有本事的,只是用错了方法。

他走上前,来到林老的身边,淡淡道:“林爷爷应该是年轻的时候与人交手受了伤,部分脏器被对方气劲冲击。”

“并且,这股气劲没有消失,而是一直留在他体内伤害他的脏腑。”

“只要将这股气劲抹除,并且吃几服调养气血的药就能恢复了。”

说着,他微微一顿,道:“赵神医的方法也是可行的,只是将这股气劲分散到全身各处无法根除,终究是没办法让林爷爷痊愈。”

“暂时的压制,后续气劲也会犹如被挑衅了老虎一样,反而变得更加狂暴。”

赵神医明白,秦阳这是在为他挽回颜面,心中也是极为感激。

秦阳拈起两根银针,再次落在两个穴位之上。

赵神医仔细端详,而后震撼的哆嗦道:“秦,秦小友,你这套针法是...”

“七绝神针。”秦阳也没瞒着,淡淡道:“这股气劲不算太强,七绝神针可封堵绞杀。”

他在楼下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不正常的真气,就是在赵神医的刺激下有些发狂然后从林老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气。

“林爷爷年纪大了,七绝神针太过霸道,不能直接用这套针法来消除这股气劲,不过也已经被削弱到了一个极点。”

秦阳说完,看向林霜舞:“能给我纸笔吗?”

林霜舞怔了怔,然后道:“我,我去拿...”

片刻之后,秦阳在纸笔上写下了一副药方。

“赵神医,劳烦您去帮我拿一下这些药。”

“好!”赵神医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

赵神医转身看向林云河等人:“今日实在抱歉,多亏了秦阳小友,老夫先去拿药,尽快送来!”

“赵神医言重了!”林云河自然不敢怪他的。

房间内,气氛有些尴尬,直到秦阳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有些憔悴的林母喜笑颜开:“小秦饿了吧?我下去给你做点吃的。”

看得出来,她确实很担心林老爷子的安危。

“谢谢阿姨。”秦阳感谢了一声,这两天他只吃了两碗面,的确是有些饿了。

林霜舞杵在一边,黛眉紧蹙,有些忸怩尴尬。

倒是林云河,笑了笑,朗声道:“秦阳,你会医术?”

秦阳点了点头:“我师父教过我一点。”

“你师父是...”

秦阳摇头:“师父不让我说他的名号。”

“好,那我就不问了。”林云河仿佛不记得之前对秦阳的态度,问道:“我父亲多久能醒?”

“睡一觉,三四个小时吧。”

而后,三人都下楼,过了一会儿,林母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过来。

比他这两天吃的要香多了,秦阳吃得饱饱的,正好赵神医也把草药带过来了。

“有药壶吗?”

“有的!”林母是个温婉的女人,她起身去厨房给秦阳拿了过来。

秦阳配好药,让林母拿去熬。

约莫过去三个半小时,林养浩醒过来了,他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喝下熬好的药汤之后,林养浩灼灼的盯着秦阳,果然是那位高人的弟子,否则不会有如此厉害的医术!

“丫头,明天一早,你就跟秦阳去办结婚证!”

林霜舞沉默了下,然后道:“好,我听爷爷的。”

哪怕是林云河,也没再反对什么,林母更是没说话,她好像十分满意秦阳,看着秦阳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容。

赵神医名为赵忠扬,他艳羡道:“林老,秦小友可不是一般人啊,若不是你捷足先登,我都想把我孙女介绍给他了。”

林养浩骄傲的道:“那可不行,你没机会了!”

“今日失手,着实惭愧,还有事情要处理,便不多留了,你的伤势有秦小友在,根本用不着我这半桶水。”

“赵神医言重了!”林养浩正色道。

赵忠扬罢了罢手,看向秦阳,客气道:“秦小友若是有空,可去我的万药堂坐坐!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赵爷爷盛情邀请,不敢推辞。”秦阳笑道。

吃过晚饭之后,秦阳被安排在了一间客房,第二天一早,已经能下床的林老爷子,七点多就把秦阳和林霜舞喊起来催他们去领证。

秦阳无奈,师父究竟怎么做到的?‘娶人家孙女报恩’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

秦阳本以为林养浩会以治好他为报恩的条件,然后打发自己离开,没想到这老爷子绝口不提。

臭老头又没说当年欠下的人情到底多大,他自然也没办法主动提起。

只能是跟林霜舞去领证了。

大概是因为提前打好招呼了,领证的速度非常快,随着那大章落下,秦阳和林霜舞,就成了法定上的夫妻了。

林霜舞好像对此并不抗拒。

不过,回到别墅后却发现,秦阳睡的客房已经重新收拾了,他拎来的几件衣服也被拿到了林霜舞的房间去。

林老爷子说道:“都领证了哪有分开睡的道理?去去去,没事别出来!”

林霜舞没说什么,秦阳只好跟着进入她的闺房,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女孩子的房间,有一种特有的清香,粉色居多,色调偏暖。

关上门之后,林霜舞脸色一拉,跟秦阳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她冷冷的看着秦阳:“结婚证是假的,我希望你不要告诉爷爷,他身体不好,若是知道了真相,他肯定会气到。”

秦阳诧异,看了看手里的结婚证,原来是假的啊,咱就说嘛,她为什么没有太抗拒...

无所谓的笑了笑,他道:“可以,我不会强人所难。”

林霜舞松了口气,还好这只癞蛤蟆有自知之明,不然事情还真难办。

“那么接下来我要与你约法三章。”

“第一,我不在家,你不可进入我的房间;第二,你不许上我的床动我房间里的任何东西;第三,尽可能的不与我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还有,你有谈恋爱的权力,我也有,前提是不能让熟人看到!”

秦阳无所谓的道:“可以,我答应。”

他留下来,是打算报恩的,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林霜舞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旋即语气冷淡的道:“就这样吧,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尽量不要进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