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林老爷子不仅醒了,而且精神了一些。

林云河激动得不行,“赵神医不愧是天江名医!简直如华佗再现!”

赵神医也有些懵,林老爷子这就醒了?他也没料到!

不过这种涨脸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主动说穿,当即淡淡的道:“看来林老的情况比我预料的还是要好一些,几针下去,效果立竿见影。”

“咳咳咳...”林养浩咳嗽了声。

林霜舞急忙上前问道:“爷爷,您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不知为何舒服了许多...”林养浩看向赵神医,感谢道:“多谢赵神医,否则我这把老骨头说不定要入棺了。”

“林老言重了,有老夫出手,定不会让那种情况出现!”

说话间,他看到了门口的秦阳,有些疑惑:“这位小友是?”

林云河眉头一皱,林霜舞也是露出厌恶的神色,然后道:“爷爷,这个人拿着半块玉佩过来的,叫做秦阳。”

此话一出,林老脸色骤变,似乎有些激动,但动作一大,就疼得咳嗽了起来。

“你,你师父可还好?”林老情绪激动的问道。

秦阳回道:“我师父挺好的,命我过来找您。”

说罢,他上前将信封递给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颤抖的打开信封,看完之后,喜上眉梢:“好,好,好啊!”

下一刻,他语出惊人。

“秦阳小友,明天你就跟我孙女林霜舞领证,一周之内办酒完婚!”

“爸!”

“爷爷!”

林云河跟林霜舞父女二人大惊失色,老爷子这是疯了吗?!

竟然让霜舞跟这个不知来历的毛头小子结婚?!

林养浩眉头一皱:“怎么?我说的话不顶用了?”

林云河脸色难看,“爸,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丫头,你不听爷爷的话了?”林养浩不理他,直接看向林霜舞。

“爷爷,我...我...”林霜舞十分委屈,她很想拒绝,可是想到爷爷的身子不太好,又怕伤了老人家的心。

秦阳也是有些错愕,他本以为林养浩会大怒,然后把他赶出去呢。

没想到,老人家竟然语出惊人,上赶着让自己娶他孙女?

秦阳不由地看向林霜舞,年轻,漂亮,有钱,身材一级棒,娶她的话,倒也没太吃亏...

林霜舞委屈得都快哭了,尤其是看到秦阳盯着自己,更是气得想把他轰出去,这个臭流氓!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们就去领证。”林养浩不想多说,他动了一下腿,似乎是准备撑起身子半躺着。

但就是这一动作,让秦阳方才刺进他小腿的那跟银针偏离了一些角度。

忽然,林养浩的脸色微微一变,全身剧痛,脸色也是瞬间煞白,豆大的冷汗从他的头上冒出往下掉。

这一幕,令林霜舞他们脸色大变。

“爷爷!您怎么了?”林霜舞紧张的哭了:“我答应您,我跟他领证,您不要吓我!”

“赵神医!”林云河惊惶的喊道。

赵神医急忙上前为林养浩诊脉,他神色微变,有些慌乱:“怎,怎么会?林老的气血乱了!”

此番变故,他没料到!

毕竟,他本来就预测林养浩醒过来至少也是六小时之后的事情!

他连忙开始施针,可是不论他怎么做,林养浩的情况都没有好转,而后,林养浩忽然吐出一大口鲜血。

“爸!”林云河夫妇也有些慌乱了,若不是现在不合适,他真想大吼质问赵神医。

赵神医头上冷汗直坠,不断的做补救措施,可都是无用功。

林养浩的身体剧烈抽搐了起来,犹如癫痫一般。

“对,对不起...老朽...老朽无能为力...”

赵神医脸色煞白,他知道,今日之后,他的一世英名,将会毁于一旦!

医者便是如此,不可失手,一旦失手,便会面对无数人的嘲讽和谩骂。

这时,秦阳说道:“赵神医,你可将银针先落在林老的内关穴试试。”

“闭嘴!”林云河怒吼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林霜舞也怒目而视:“你不要瞎指挥,赵神医行医数十年,难道还没你懂吗!”

秦阳淡淡道:“反正横竖都是个死,赵神医大概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试试呗!”

“你敢咒我爷爷!”林霜舞站了起来,虽然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泪痕,但却有种我见犹怜之感。

赵神医却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把银针落在了秦阳说的内关穴上。

出乎预料的,原本剧烈抽搐的林老爷子,竟然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赵神医脸色震惊,不明所以。

竟然真的有用!

“小友,下一针要落在何处?”赵神医按下心中的震惊,虚心的看向秦阳请教道。

这一幕,让大怒的林云河神情凝固!

林霜舞也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他。

秦阳见这姓赵的神医听取了自己的意见,点了点头:“第二针关元穴、第三针阳陵泉...”

按照秦阳的指示,赵神医不断施针,连下五针,林老爷子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躺在床上呼吸平稳。

赵神医心中大骇,转身看向秦阳,叹道:“多谢小友指点!”

若非秦阳,今日他恐怕会在这里声誉尽毁。

一旁,林云河跟林霜舞皆是满脸震惊,竟然真的有用?赵神医还对这小子这么客气!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