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双面罗刹

“罗师兄,我们为什么要走,区区三个人,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那从破庙逃走的一群人,此刻正在成都郊外的一个茶棚里喝茶。

“你们知道那和尚是谁吗?”罗潇雨问道。

众人摇了摇头。

“管他是谁,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一个不成?”戴宗越不解的问道。

“如果你知道他是谁,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罗潇雨摇头叹道。他是众人之中阅历最深之人,已在江湖中行走二十余年,于江湖之中诸多隐秘亦了解颇多。

“罗师兄,那个和尚到底是谁?”催命鬼手严成问道。

“你们可听说过铁面丐叟?”

“罗师兄,虽然我们没有你的江湖阅历深,可我们也算在江湖中闯了一番,虽说识不得几个英雄,但那等传奇式的人物,我们还是知道的。”严成说道。

“据说铁面丐叟生性怪癖,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但是却无人不知他武功已如化境,深不可测。据传说,铁面丐叟本是丐帮九袋长老,却不知怎么触犯了帮规,被逐出丐帮。铁面丐叟在离开丐帮时留下一封信笺,上面说谁杀死丐帮帮主邱洪,就能得到他的‘八面如来’的武功秘籍,为了得到秘籍,不少人甚至混入丐帮,丐帮帮主被刺事件也越来越多。但是丐帮的太祖长拳和擒龙棍却非浪得虚名,况且邱洪已将这两门武功练至化境,故此这些刺客尽是铩羽而归。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来到丐帮,指明找丐帮帮主邱洪。”

“你说的是决斗时杀死邱洪的那个无名之士?”白面判官钱无徕惊问道。

“不错。那人拿出铁面怪叟的一封信,交给丐帮帮主邱洪,并定下决斗之期。”

“那次决斗是在十五年前,极少人知道,你怎么晓得。”钱无徕问道。

“当时我虽年少,恰随师父在丐帮做客,正好看见了那次决斗。所以那个无名之士我也晓得,而且一辈子也无法忘记。他所使的是一种奇怪的武功,而且狠辣歹毒,招招致命,以邱帮主的功力也只在十招之内毙命。”

“你说什么?江湖上传说,是邱帮主当时已是并入膏肓,所以不敌,而且触发病疾,不治身亡。”青冥剑客华无常亦吃了一惊。

“那是丐帮为掩饰真相而做的宣传,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那你是说,那无名之士,莫非是…….”华无常话说了一半,便住了口。

“不错,就是那和尚。没想到在那一役后,他竟然当了和尚。”

“怎么知道是他,毕竟十五年过了,而且他已经当了和尚。”戴宗越不解问道。

“他左手上的戒指是一个刻着鬼头的红色戒指。”

众人当时俱在惊悸之中,没有注意,现在仔细一想,果然他的左手上有一个红色戒指。

“当时的人都认为他是铁面丐叟的徒弟,但武功却大不一样。如果我们跟他起冲突的话,一点胜算也没有,所以我才会让你们走。而且那个女的,也不好惹。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焚花宫宫主薛如意的女儿。”

“焚花宫?”众人都是惊疑。江湖历来传说有三大禁地,却从来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在何处,没有人见过,却从来不会有人会怀疑他们的存在。每隔一段时间三大禁地就会有人进入江湖,而那时也必然兴起一番血雨腥风。虚无缥缈焚花宫,有进无出黄泉镇,无恶莫入赎恶谷。是以众人一听说那女子竟是焚花宫弟子,脸上都现出惊疑之色。

“武林又将有一场劫难。”罗潇雨轻摇了摇头,叹气道。

张洛从唐门中出来便急匆匆前往青城山而去,青城山本是四川一座名山,乃是道家源流,颇多道宇庙观。据说三百年前,有一游方道人路过青城山,见山上林木阴郁,紫气升腾,自以为仙人所居,必有仙迹遗留,乃在此开山立派,是青城派之缘起。历经三百余年的经营,如今已是与少林、武当、华山、崆峒、峨眉、泰山、逍遥宫、丐帮、南海派、蜀中唐门、洛阳洗剑山庄、江南烟雨山庄、漠北封刀镇、鲁东长拳门、长江帮并称为武林十六派。

“真好一个处所。果不愧是仙人所居。”张洛赞叹道。树木葱翠,高耸入云,碧草连绵,花开繁盛,极是悦人耳目。

张洛观看未毕,便有两人上前询问到:“敢问阁下何人,今日径造山门。”

张洛乃还礼道:“小可乃是洛中书生,闲游至此,观看此地风景甚佳,故此流连。不识可否入山一观?”

两人闻言回道:“先生宽罪,今日我派适有要事需要处理,恐拂先生之意。”

张洛听罢,乃抱拳道:“多有打扰。”随即反身而行,恰在山童瞽目之处,使一个燕子回旋,穿林踏草,径往山顶而行。

青城山自创派之初便广建道宇,层台累榭,雕栏玉砌,飞阁流丹,画栋飞甍,浑是一派仙境风光。张洛观玩少时,只见浓翠馥郁,莺鸣燕歌,杂些时芳鲜果,偶然猿挠猴跳,正是山色旖旎,钟灵毓秀。

张洛赞赏不已,脚下却不曾停歇,纵起轻功,直往紫金宫而去。紫金宫位于青城山青城峰顶,身处云遮雾绕之所,自青城筑派以来便是青城派中心之地,掌门所居之处。行不多时,张洛已可望见紫金宫尖顶,分六瓣菱角,直冲云霄。张洛闪转腾挪间,隐于院墙侧壁,俯身而观。

青城派众人皆环围在大殿之内,众围之中站着两个中年大汉,身材魁梧,着紫青布衣,头戴阴阳冠,一个戴青虬面具,一个戴紫蛇面具,形色甚是可怖。

青城掌门潇潇道人端坐正南太师椅上,对着两人略一拱手道:“不知两位名姓,缘出哪里?今日径造我派,所为何事?”

青虬大汉回道:“某等乃是地府罗刹,今日到此来取一件东西,还望掌门割爱惠赐。”

潇潇道人不禁暗自思索,地府是何门何派,竟然未曾听说过,莫非竟是新起的宗派?今日来此索要物件,恐难善了。于是回道:“不知两位索取什么物什,恐非我派所有。”

青虬大汉道:“掌门言重,若说别处没有,或有可能,但是掌门手里却是必然有的。”

潇潇道人心头一惊,问道:“阁下说的是?”

青虬大汉续道:“正是掌门手里的紫金琉璃盏。”

青城派上下顿时哗然,紫金琉璃盏乃是上代掌门得自黄泉老人的馈赠。当年在外游历的青城上代掌门因为偶然之故救了奄奄一息的老泉老人,为表感谢,黄泉老人就将随身的这个紫金琉璃盏作为礼物馈赠,五十年来已经成为青城派的象征之物。今日听到两人想要索取的竟是紫金琉璃盏,不禁愤怒溢面,四下喧哗。

众围之中走出一个秀气书生,对着二人喝道:“何处狂贼,竟敢如此造次,莫非视我青城山无人么?”

青虬大汉尚未曾言语,紫蛇大汉怒视书生道:“何方小子,竟敢聒噪。”

说话之间,微微将袖扬起,潇潇道人一见之下,道声“不好”,欲待救援,却已是来不及。便听书生一声惊呼,左臂划出一道血痕,鲜红的血液兀自汩汩流淌。他瞪着眼睛看着青虬大汉,闪着惊恐的神色。

只在一瞬间,一道虹光飞过,他的左臂已经挂彩,这是怎样的技巧与功力。少年不禁暗暗后怕,死亡的镰刀在他的脖子飞驰而过,只相距一寸不到的距离。

潇潇道人看了看自己的徒弟,尚兀自瘫坐在地上,便吩咐其他弟子将他带下去包扎。

这个弟子名叫朱子雀,是他五年前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里找到的,当时他正跟在父亲的身后在水田里插秧,潇潇道人看他天资不错,就把他收到山上习武。

虽仅五年的时间,朱子雀已是这些徒弟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他的天分很高,青城派三大武学之一的柳叶回风剑法已经小成,在江湖上也立下了小小的声名,故而十分傲气,眼见的青虬紫蛇二人如此无理,便忍不住上前呵斥,不曾想被青虬大汉一招撂倒,而且什么也没有意识到,就已经血痕溅出。

潇潇道人叹了口气,这孩子太过高傲,经此一役,或许有些后善也未可知。潇潇道人眼看着青虬大汉刚刚抖动的左袖说道:“流云袖箭,阁下是什么人,与流云怪叟是什么关系?”

青虬大汉将左袖抬至胸前,带着一股子莫名的颤音说道:“那是家师。”

潇潇道人点点头道:“久闻流云袖箭威力冠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贫道甚是佩服,但阁下所求,本是我青城派镇山之物,恕不能奉送。”

紫蛇大汉语带不满道:“想先生是不肯惠借喽?”

潇潇道人回道:“正是如此。”

紫蛇大汉说道:“吾等本是好意相求,不欲大动干戈,如此看来,却是不能了。”

潇潇道人回道:“听阁下之意,倒是想要明抢了?”

紫蛇大汉回道:“正是如此。”

潇潇道人尚未言语,忽听得一声大喝:“大胆无礼,何处强梁,竟然在我青城山撒野。”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