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材小用

“陛下,请您册封李克虏将军为征西大将军!”

“臣附议!”

“......”

宰相贾无道带着文武百官跪下,逼迫秦昊册封李克虏为征西大将军。

秦昊看着为自己研墨的李牧,心中怒火滔天!

不就运送个粮食,就要册封大将军?

等李克虏班师回朝,难道册封他当大元帅,统帅三军?

还有这李牧,居然来到龙案前,研墨逼迫自己下圣旨?

他就差替自己写圣旨了!

这是欺君犯上!

更可气的,朝内大臣都低着头,屈服在李牧的威势之下,一个敢反对,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人都没有。

难怪,自己会被叫做“儿皇帝”。

眼看李牧已经研完墨,纸笔都放在自己面前:“陛下,请下旨!”

秦昊心急如焚,不知道如何是好。

难道说,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李牧为所欲为,沦为傀儡?

这样一来,自己跟那废物原主人有什么两样?

就在秦昊分外无助之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将军开口:“陛下,老臣认为不妥!”

秦昊眼神一亮。

他叫苏起,是三朝老将,战功赫赫,正是苏容妃的父亲。

这些年,李牧权倾朝野,排除异己,苏起很不受待见,被彻底边缘化,剥夺了兵权,成了光杆司令。

秦昊还记得,前段时间,因修建摘星楼的事,苏起气不过,当朝骂了自己几句。

然后,自己就让人把他拖出大殿,杖行伺候,差点把这个倔老头给打死。

苏起心灰意冷,对朝廷彻底失望,准备告老还乡。

因此,苏起也不怕得罪李牧,直言不讳。

李牧的脸色一沉:“陛下,你不要听这老东西胡言乱语!我儿子李克虏,是最合适的人选,请你立刻下旨...”

秦昊神情不悦,打断李牧的话:“下不下旨,朕自有决断,用得着你说三道四?”

“你?”

李牧愣住了。

群臣全部呆若木鸡。

金銮殿内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今天陛下是吃错药了吗?

若是在平时,陛下早就对李牧言听计从,写下圣旨,册封李克虏为征西大将军。

陛下居然当众忤逆李牧,摆脸色,让李牧下不来台,莫非是疯了不成?

苏起也愣住了,这昏君不宠信奸臣,居然听从自己的意见,还敢顶撞李牧?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咯吱...咯吱...

李牧额头上青筋暴跳,手中墨锭捏的粉碎:“陛下,莫非你认为,我儿子不堪重用,配不上征西大将军一职?”

秦昊淡淡道:“爱卿多虑了!虎父无犬子,李将军乃是国之栋梁,让他去运送粮食,实在大材小用,朕怕折辱李将军啊!”

“总之,运送军饷一事,朕自有定夺,择日宣布!朕身体不适,退朝!”

秦昊不等李牧回过神来,就找借口退朝,留下文武百官呆愣原地,大眼瞪小眼。

望着秦昊的背影,李牧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他对秦昊太了解。

这秦昊虽是一国之君,却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废物!

刚刚秦昊的一番话,让李牧碰了一个软钉子,偏偏又发作不得,绝不是他这废物能说出来的!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教唆!

唰!

李牧阴冷的目光落在苏起身上。

难道是这个老东西?

李克虏没有拿下征西大将军一职,满脸怨恨:“父亲,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捣鬼!我刚刚得到消息,陛下昨晚没有去华清殿,还让苏容妃留在养心殿侍寝。”

“苏容妃!果然是苏起这个老东西!”

李牧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转身走出金銮殿。

他一点都不慌。

先帝任命的四个顾命大臣,三个都死在李牧手里,最后一个就是他李牧!

李牧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如今他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怕小小的苏容妃吹枕边风不成?

走着瞧吧!老子自有办法,让你苏家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秦昊走出金銮殿,心事重重,脸色很难看。

李家的势力,比秦昊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就算秦昊是皇上,毕竟势单力薄,除了苏起之外,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跟自己站在一边。

秦昊想要扳倒李牧,肃清朝野,比登天还难。

思来想去,偌大的紫禁城,秦昊信任的人只有一个人——苏容妃。

一念至此,秦昊朝着苏容妃居住的云雨轩走去。

云雨轩院内。

“贱人,陛下昨晚没去华清殿,一定是你在后面嚼舌头!”

“苏容妃,李贵妃很生气,刚刚那一巴掌,只是给你一个教训!若是再有下次,赐你一丈红!”

“你立刻去找御医用药水清洗身子,若是怀上孽子,死路一条!”

三个宫女手叉腰,格外嚣张跋扈。

苏容妃捂着红肿的脸颊,坐在地上,双眸含泪,分外无助。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特别是这皇宫大内,耳目众多。

昨晚秦昊没有去华清宫,留苏容妃在养心殿过夜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李贵妃的耳中。

一大早,李贵妃便派了三个宫女,教训苏容妃。

苏容妃堂堂皇妃,就算不受皇帝宠爱,也是主子。

在这后宫,她却被李贵妃的几个宫女扇了耳光。

宫女以下犯上,还有恃无恐,还出言奚落嘲讽苏容妃。

可想而知,李贵妃把持后宫到了何等地步,连主仆尊卑都不放在眼里。

此刻,苏容妃委屈极了,她被几个宫女欺凌,颜面无存。

她多希望,陛下会兑现承诺,站出来保护自己。

可是苏容妃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畏惧李贵妃,犹如老鼠见了猫。

就算陛下得知此事,也定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会因为自己得罪李贵妃。

苏容妃捂着肚子,苦苦哀求:“耳光的事,本宫不跟你们计较。可是,让本宫去找御医,却是万万不行的。虽说几率渺茫,可万一本宫怀上龙子...”

“就凭你,也想怀上龙子?”

“告诉你,除了贵妃娘娘,任何女人都不能怀上龙子!否则,死路一条!”

“既然你不愿意去找御医,那我们三个就帮帮你吧!”

三个宫女讥讽一笑,抬脚就朝着苏容妃的肚子踹去!

她们心狠手辣,想要把苏容妃打到流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