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众卿平身

翌日,清晨。

秦昊还在温柔乡里沉睡,就听到耳畔有人柔声道:“陛下,陛下,该上早朝了。”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如花似玉的绝美脸庞在自己枕边。

不是苏容妃,还是谁?

秦昊抱着苏容妃柔弱无骨的娇躯:“不去!朕是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何时起床,就何时起床!”

苏容妃急坏了:“陛下,您是一国之君,当以国事为重。何况,现在大夏内忧外患,民不聊生,西域有匈奴来犯,战事吃紧!您不上朝,难道要做亡国之君?”

一番话振聋发聩,让秦昊猛然惊醒。

他猛然想起来,泱泱大夏,看似强盛,实则外强中干。

西有匈奴,北有契丹,南有百越,东有倭寇,四方外族皆是虎视眈眈,把大夏视为嘴边肥肉。

除了外患之外,更严重的是内忧。

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李家把持朝政,把大夏这参天巨树蛀的千疮百孔,大厦将倾,随时都会轰然倒塌。

如果秦昊沉迷女色,连早朝都不上,过不了几天,就会变成亡国之君。

不行!

我刚当上皇帝,刚坐拥后宫佳丽三千,有苏容妃这么美丽温柔的妃子。

我不能当亡国之君,我得好好治理这个国家!

我要做,就要做好皇帝,做万世之君!

一念至此,秦昊心胸中的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

秦昊在苏容妃的俏脸上亲了一下:“爱妃,多谢你提醒!朕立刻就去上朝,处理朝政。”

苏容妃大喜过望,帮秦昊更衣,披上龙袍,系上金带,踏上腾云龙靴,头戴冕旒。

一炷香后。

秦昊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身穿龙袍的样子,微微颔首:“朕这派头,还真像个皇帝!”

秦昊在一众太监和御前侍卫的拱卫下,踏入金銮殿,端坐在龙椅之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匍匐在地,向秦昊叩首。

唯有一人站在百官前,傲立不跪。

此人官拜一品,正是三朝元勋,李牧李少保!

面圣不跪,可见李牧的权势何等滔天。

秦昊看着李牧,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想要当万世之君,第一步就要整治朝纲,李牧是头号大敌。

可是,李牧的权势太逆天了,想要扳倒,谈何容易。

不等秦昊开口,李牧眸光一闪,沉声道:“众卿平身!有本既奏!无本退朝!”

“...”秦昊愣住了。

自己的话都被李牧给抢了?

那自己上早朝来干什么?

秦昊原以为是自己是傀儡,没想到比傀儡还惨,充其量是个吉祥物!

一名将领站出来,道:“陛下,匈奴大军犯我西境!我方粮草所剩无几,连军饷都发不出!还请陛下早下决断,设法筹集军饷,运往西境。”

秦昊吓了一跳,边关告急,连军饷都发不出来,将士岂不是要哗变?

西境一旦失守,匈奴长驱直入,大夏就亡了啊!

秦昊脱口道:“拨款!立刻拨款!户部尚书,国库里还有多少钱?立刻拨款拨粮,运往西境!”

金銮殿内鸦雀无声。

朝中大臣都是脸色怪异,国库空虚已久,哪里还有钱发军饷?

户部尚书张仲文一脸为难:“陛下,连年征战,国库实在是拿不出银子!如今国库仅剩下三十万两银子!军饷至少要两百万两!实在是杯水车薪啊!”

三十万两?

秦昊大吃一惊,这也太穷了吧!

大夏幅员辽阔,分为十三州,三百余郡县,黎民亿万,怎么国库里只有区区三十万两白银?

肯定是被大臣给贪没,私吞了?

秦昊很是不满:“把国库的账目给朕拿上来!朕现在就要!”

张仲文心中很是疑惑。

陛下昏庸无能,从来都不查账的。

今天怎么忽然要账本?

不过张仲文并不紧张,立刻让人把账本取来,呈给秦昊。

秦昊接过账本看了一会儿,便明白了。

国库本来还有点钱,不过全都花到李贵妃身上了。

秦昊实在是想不起来李贵妃长什么样了。

但她肯定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国色天香,魅惑众生。

否则,原主人怎么会掏光国库,给李贵妃四处修建行宫,修皇家园林。

前几日,秦昊还不顾几个老臣劝阻,在紫禁城中间,给李贵妃修建摘星楼,说是邀请天上仙人饮酒作乐。

“这李贵妃真是个败家娘们!”

秦昊心中腹诽,大笔一挥:“停工!所有的园林和行宫停工!特别是摘星楼,影响大夏风水,立刻全拆了,变卖成银子,筹集军饷!”

殿内一片死寂,文武大臣皆满脸惊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摘星楼和那些行宫园林,都是陛下为了讨好李家,给李贵妃修的。

陛下怎么忽然转性,胆敢忤逆李贵妃?

他就不怕李家的怒火吗?

群臣畏惧的眼神落在李牧身上。

李牧眼神阴鸷,望了秦昊一眼,却并未多说什么。

“陛下,圣明!”

群臣这才敢跪下,向秦昊磕头,大拍马屁。

这时候,李牧忽然开口:“陛下,停止修建园林,应该能筹集到一些军饷!前方战事吃紧,事不宜迟!臣以为,必须立刻安排将领,把军饷送往西境。”

秦昊点头:“爱卿言之有理!西境战火纷乱,你们谁愿意运送军饷去西境?”

众武将皆低头不语。

他们心里都明白,运送军饷的肥差,早就是李家预定好的,他们哪里敢抢。

兵部尚书徐盛站出来,建议道:“陛下,臣以为李克虏,李将军,可往!”

“不错,李将军乃是将门之后!骁勇善战,一心为国,必然万无一失!”

“臣支持李将军!”

“李将军乃是国之栋梁,可往!”

群臣都站出来,力荐李克虏。

这个李克虏是李牧的长子,他半推半就站出来,拱手道:“陛下,莫将愿意为您分忧!保证将军饷运送到西境!”

秦昊嘴上没说,心里却气炸了。

满朝文武,超过半数都跟李家穿一条裤子。

难怪李牧没有阻止自己停修摘星楼。

原来,他打算让自己儿子运送军饷去西境。

西境将士能拿到的军饷,十不存一,剩下的全都落到李家口袋里。

而且,李克虏只是运送个粮食,到了西境再随便砍几个人头,杀良冒功,回来就算他的军功,升官发财。

好一个一箭双雕!

见到秦昊低头不语,李牧的脸色一沉,径直来到龙案前:“陛下,让臣为你研墨!请你立刻下旨,任李克虏将军为征西大将军,即日启程,奔赴西境!”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