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昏君!

“昏君!”

秦昊听到一声厉喝,猛然从龙床上醒了过来。

眼帘中,是一位身穿宫装的古典美人。

她的样貌倾国倾城,身材玲珑,腰肢盈盈一握,天生尤物。

只是满脸泪痕,玉手攥着匕首,锐利锋刃顶着喉咙,殷红鲜血从雪白的皮肤渗出,触目惊心。

“秦昊,你这昏君!我是你的妃子,你却昏庸无能,畏惧权臣李牧,把我送给他侍寝!”

“昏君?侍寝?”

秦昊望着眼前的绝色女子,记忆疯狂涌入脑海。

我穿越成皇帝了!

这个国家叫大夏,不属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幅员辽阔,人口众多。

自己正是大夏的皇帝。

只可惜,原主人胆小如鼠,昏庸无能,搞得权臣当道,把持朝政,偌大的大夏风雨飘摇,祖宗基业即将毁于一旦。

眼前的宫装美人是苏容妃,国色天香,能歌善舞,体态轻盈,可做掌上舞。

今晚酒宴,权臣李牧点名让苏容妃登台,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跳一曲霓裳舞。

皇帝的妃子深居后宫,本不该抛头露面,李牧此举可谓大逆不道,按律可满门抄斩。

原主人却对李牧言听计从,不仅让苏容妃登台跳舞,更为了讨好李牧,下了一道圣旨,命苏容妃为李牧侍寝。

难怪民间流传,当今天子是个“儿皇帝”。

李牧不是皇帝亲爹,胜似亲爹。

“昏君,我就算变成鬼,也不放过你!”

苏容妃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得知秦昊要把自己送给李牧,万念俱灰,闯入养心殿,就要引颈自刎,死在秦昊面前!

眼看苏容妃要血溅当场,秦昊忙喊道:“来人!快来人!”

苏容妃毕竟是弱质女流,几个御前侍卫闯了进来,顷刻便打落匕首,将她拿下,双手反剪,在秦昊面前跪下。

御前侍卫展玉楼呈上匕首:“苏容妃携凶器闯入养心殿,行刺陛下,图谋不轨,当关入天牢,满门抄斩!”

“呸!”

苏容妃朝秦昊脸上啐了一口香唾:“昏君,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动我亲族,算什么本事!”

“大胆!竟敢对陛下不敬!”展玉楼把苏容妃的脸颊狠狠按在地上。

“住手!放开她!”秦昊起身,斥退展玉楼,亲手把苏容妃搀扶起来。

展玉楼一脸诧异:“陛下,苏容妃大逆不道,应当...”

秦昊脸色一沉:“闭嘴!朕做事,还用你指手画脚?”

展玉楼满头冷汗,退到一旁,不敢多嘴。

苏容妃俏脸满是惊容,望着秦昊:“昏君,你想怎么样?”

秦昊深深内疚:“爱妃,此事是朕不对,朕不该把你送给李牧,朕向你道歉。”

闻言,苏容妃大惊失色,陛下虽性格软弱,好歹是九五至尊,竟向自己道歉?

噗通!

苏容妃跪地,泪眼婆娑,委屈到了极点:“陛下,只要您不把妾身送给李牧!妾身一辈子当牛做马,伺候陛下!”

秦昊看着苏容妃这副模样,无比心疼。

多好的女人啊!

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宁愿以死相逼。

后世那些女人,眼里只有金钱,根本不知道节操为何物。

原主人也太不是东西了!

这种极品女人,居然也舍得送给别人!

秦昊伸出手,为苏容妃拭去泪痕:“爱妃,别哭了!朕知错了。朕向你保证,从今以后,你就是朕的女人!朕册封你当皇后,掌管后宫,母仪天下!”

苏容妃愣住了。

她还是第一次从秦昊口中听到如此动人的情话。

可是苏容妃根本不信。

她低着头:“臣妾不敢。陛下后宫佳丽三千,臣妾不是李贵妃,怎敢奢望陛下独宠臣妾一人。以后,陛下打骂臣妾的时候轻一点,臣妾就知足了!”

“李贵妃?李牧的女儿?”秦昊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他承载了原主人的记忆碎片,一些事记不清了。

苏容妃道了一个万福:“既然陛下收回成命,妾身就先回去了。对了,陛下请移驾去华清殿就寝,去迟了,贵妃娘娘要不高兴的。”

言罢,苏容妃就要离开。

秦昊一把抓住苏容妃的皓腕:“不准走!今晚,朕要你留在养心殿侍寝!”

苏容妃大惊失色:“陛下,贵妃娘娘不准您碰其他妃嫔。娘娘若是知道,一定会生气。”

秦昊脸色微沉:“朕才是皇上!朕要哪个妃子侍寝,还要她李贵妃说三道四?朕不管!朕今天偏就不去华清殿,偏要你留下服侍朕!”

苏容妃又惊又喜。

陛下这是转性了?

这些年来,李贵妃说一不二,把持后宫,陛下见到李贵妃,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怕的要死。

今天,陛下终于是硬气了一次,竟敢忤逆李贵妃?

不等苏容妃拒绝,秦昊就斥退侍卫宫女,抱起她的娇躯,丢到龙床之上。

“陛下...”

苏容妃想要拒绝,却发现自己的宫装已被秦昊脱下。

看到秦昊面红耳赤,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苏容妃又羞又臊,双手环抱,遮住胸口的一抹雪白,俏脸羞红。

苏容妃入宫一年来,陛下从未临幸过她。

直到现在,苏容妃尚未人事,依然是处子之身。

可是,秦昊猴急的要命,根本就不听她解释。

苏容妃嫁入皇宫那一天,就是皇上的女人。

她也想得到皇上临幸,最好身体争气一些,诞下龙子,为秦氏皇族延续香火。

但皇上性格懦弱无能,在朝堂上受委屈,就发泄在后宫妃嫔的身上,对她们又打又骂。

苏容妃衣衫滑落,白嫩的娇躯之上遍体鳞伤。

“陛下,妾身很难看吧?妾身是怕冲撞了陛下...”苏容妃含泪说道。

“不,朕觉得很美!”秦昊一阵内疚,低头轻吻着苏容妃玉背上的伤痕:“是朕不好,朕不该拿你发脾气!明天,朕就传御医,帮你治疗伤势。”

苏容妃背上又疼又痒,心中像是猫爪轻挠,脸颊绯红:“陛下,臣妾还是处子之身,还望垂怜...”

看到她欲迎还拒的娇羞模样,秦昊热血冲脑,朝着她的红唇吻落。

春宵一刻,千金难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