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新来的周倩

苏尘虽挨了一巴掌,可面色依旧坚定,沉声道。

“假不假,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淑华听见,当下大怒,扬起手就要再打。

“废物,你再给老娘话多!”

“滚出去!”

然而一巴掌还没打下,却是被范天阔一把拉住,因为就在刚才范青打开盒子的一瞬间,范天阔看到了些猫腻。

“淑华,等等!”

范天阔焦急拉住。

李淑华见此,不禁厉声喝道。

“怎么?范天阔!你还敢袒护?”

“你想被抽?”

范天阔见李淑华已经翻了脸,当下自己却是焉了。

“不是...我...!”

范天阔低声了,他虽然贵为静海小有名气的鉴宝师,可他也是实打实的怕老婆。

“好歹再仔细验证一下不是吗?不管苏尘说的是真是假,但是验货也是咱们的规矩不是?”

孙元天当下暴跳如雷,指着范家上下怒责道。

“好啊!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你们休想好过!”

“一个废物女婿还懂鉴宝?母猪都上树了!”

孙元天骂骂咧咧。

范青见情形一下子无法收拾,便是问。

“理由!”

苏尘深呼吸一口,看了看范青怀里的盒子,随手取出,随后捧着瓶子解释道。

“玉壶春暖瓶,这东西最早出现在宋代,以后各个朝代虽然都在烧制,但是每个历史朝代的造型和装饰不同,从宋至清,年代越是晚,瓶的颈部越短,腹部越大、越圆,圈足越宽!”

“同时,元代为卵白釉,明初为甜白釉。”

“且不说这个短颈大腹不符合元代设计,青釉是卵白釉吗?是甜白釉吗?”

苏尘一针见血!

指着瓶底质问孙元天。

这话一出,满场皆惊,顿时让范天阔与范青二人诧异七分。

但苏尘没有赶尽杀绝。

随后又笑道。

“不过,孙老板我理解您!”

“想必应该是孙总的手下给您来时,拿错了!所以才有了这个闹剧,您到时候再拿个真的来就是了!”

苏尘见孙元天脸上羞红无比。已经知道自己说的没错。

他挨了一巴掌,心里虽气恼,但依旧把话说的漂亮,给了孙元天一个台阶下。

孙元天脸上挂不住,一时间垂首不知所言。

只能忙着答应。

“对对对,肯定是我那该死的手下给我拿错了,搞混淆了!那?我下次再来?”

说着,孙元天是抢过了假瓶子,抽腿就走。

这滑稽的一幕,属实看诧了所有人。

然而尽管如此,李淑华却觉着自己的地位被撼动了。

脸上依旧怒然。

“怎么?得意了?卖假货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孙总是多大的顾主?”

“你得罪了他,这不是让我老范家以后少了许多渠道?你以为你干了件多了不起的事呢?”

“你这废物,一天天的不干什么正经事,尽是给我们老范家添堵,赶紧的!给老娘滚出范家,赶紧跟我青儿离婚!”

...

然而这骂骂咧咧的声音,却没有引起范青十足的注意,就是离婚两个字,她都没在乎,只是诧异好奇问。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苏尘尴尬一笑。

“前不久书上看的,我这不是一直没什么成绩吗?所以也想看看关于古董的书籍,以后看能不能帮上咱家的忙!”

“只是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范青听见,微微有些惊疑。

不过心里却是欣慰。

终于,他有变化了么?

苏尘含糊了过去,他当然不能说这其实就是苏家金瞳的能力。

说实话,这是五年里,他这是第一次动用这金瞳术,用起来都已经有些生分了。

不过,今日用来,竟还是如此厉害!

想着里面还有苏家更多传承,苏尘就倍感期待!

今日时辰已过,接下来,就是自己崛起之时!

想到,当年的灭门之仇!

苏尘都不禁暗暗的攥紧了拳头。

从今天开始,他苏尘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苏尘!

但苏尘没多说,毕竟他的身份还得有所隐瞒。

因为当年灭苏家的敌人,肯定在暗中觊觎自己!

而身为静海市有名的鉴宝师,范天阔,他心里也迟疑,觉着苏尘刚才两句,可是已经很专业了,他心想便是想。

难道是自己当初看走眼他了?

准备想找苏尘好好聊聊。

李淑华见此一幕,没人理会她,不禁气恼。

气鼓鼓的出了门去。

“妈!你去哪儿?”

范婷婷忙跟着上去。

“去接你倩姐!”

范婷婷一听,想起了之前范家跟大姨家的约定。

便是喊道。

“我也去!”

毕竟她留在这儿,也没什么话好说。

...

古玩街开始热闹起来,人潮涌动,街庆开始了。

苏尘正是忙里忙外。

忽然,

“呀,二姨!你们家的古董店可是越开越大,越开越气派了啊!”

“比我上次来,可是豪华了许多!”

欣喜一句送上。

李淑华笑应。

“那里还是之前那个样!”

苏尘听声回首,见李淑华带了个女子来。

苏尘认得旁边的女子。

周倩,

范青大姨家的女儿,听说是静海市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前段日子,丈母娘李淑华的姐姐已经来过这里,说是准备让周倩到此来上班。

还说得开月薪一万,毕竟是历史系!

有知识,有素养!

至今苏尘都记得原话。

“周倩那可比某些没文化的废物女婿好用的多,谁不用那是谁的损失!”

苏尘见过周倩一次,但周倩从面相上看就不是个讨喜的人。

李淑华似乎比较喜欢周倩。

进店,就让她先熟悉熟悉。

周倩当下欣喜。

当然,周倩也看见了苏尘,脸上立马就沉了下来。

“二姨,他怎么还在这儿?您之前不是说,等我来了,就让他滚蛋了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