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玉简里开出来一位祖宗

从来没想过成仙,明明仙长刚来的时候还觉得是件好事,村长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就算没去过修真界,也没听到过太多的传说,但能让云阳真人说出“就连修真界也不是人人都有灵根”这种话,想也知道事情的严峻程度。

村长现在只能庆幸,据说按照星盘指引来到他们村的云阳真人,不是个穷凶极恶的人。

但即使云阳真人看起来是个好人,村长也不敢想象杨家庄以后的日子。若有什么宝贝导致了这种情况也还好,大不了把宝贝献给云阳真人,破财免灾;但若是问题出在人身上……村长满心苦涩,不敢再细想。

一天一夜之后,村长终于翻完了村祠里的藏书,云阳真人也完成了对整个村子的探查。星盘在遇到杨小妹的时候跳了跳,却被云阳真人忽略过去了。

杨小妹是没去测灵根的,就算她据说现在不傻了,可傻了九年这个形象实在是太过深入人心,就连她的家人都没有想过让她也去测一下。

而一个全都有灵根的家里竟然能生出一个痴傻儿这件事虽然奇异,但跟全村人人都有灵根比起来,也微小得不值得让云阳真人转移目光。

云阳真人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解开杨家庄人人都有灵根的秘密上。

村祠里,杨义终于根据一本书的指示,从祖宗排位的后面,摸出了一枚玉简。

看着手里这块于他而言与普通石头无异的玉石,杨义心里五味陈杂——凡人是没有能力阅读玉简的,他们的存在到底有什么秘密,只能完全不设防地坦露在云阳真人面前。

虽然云阳真人看起来正直可靠,可人性这个东西,谁敢赌呢?尤其是在面对无法抵制的诱惑的时候。

可再怎么忐忑,杨义也没胆子昧下这枚玉简,云阳真人看起来不是个没有底线的人,这说不定是他们全村人唯一的一线生机。

正是抱着这种微弱的希望,杨义将玉简递给了过来等他结果的云阳真人。

云阳真人将杨义的忐忑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有表示,接过玉简贴在了自己额头上。

随着他的动作,玉简里凝出来一个气质疏朗的中年身影,飘在半空里,似乎是一缕分神:“不知哪位道友踏足此地,老夫杨明海,见过道友。”

竟然是杨明海!云阳真人脸上的惊讶掩都掩不住。

“海狂”杨明海是个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

万年前,修仙界天地巨变还未发生,天地间灵气比现在要浓郁得多,修仙家族还处于统治地位,用一句比较粗糙的话说,那是个“天才多如狗”的时代。而杨明海,是漫天璀璨繁星里最亮眼的一颗。

如同许多小说主角一样,杨明海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小家族。

出身旁支,父母都没有灵根,可他却是“净水之体”,满值的单水灵根。如果不是追溯血脉的家族秘法显示他确确实实是杨家的孩子,大家都要怀疑他不是杨家的血脉了。

可他确确实实是杨父杨母的亲生子,还是杨氏这个小家族有记载以来灵根值最高的孩子。

他也没有辜负家族的期望,十三岁筑基,二十九岁金丹,不到百岁便进阶了元婴。原本水灵根是十分温和的灵根,人们都以为他会成为一个非常厉害的医修,可他硬是自己生生创造了一系列不乏杀伐之气的水系功法,逆转了人们一直以来对水灵根的看法。

是的,本来非常适合成为医修的杨明海是个剑修,他的本命灵宝是一把叫青碧的剑。

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杨家一夕之间消失了。再后来,杨明海也不见了。

他一直专心修炼,没有道侣,也没有徒弟,昙花一现一样销声匿迹了之后,自然也无人得知他去了哪里。

但水灵根在他身上出现了不同的可能,以及他自创的功法流传下来,使他对整个修仙界的影响还是深远且巨大。以至于他已经消失了这么多年,修仙界还是处处有他的传说。

人们猜测他避世了,闭关了,飞升了,却没人能想象他竟然长途跋涉来了十万大山这一侧的绝灵之地。

云阳真人慌忙诚心行礼:“晚辈云渊阁弟子云阳,拜见海狂前辈。”

“云渊阁?家族的时代过去了?”时隔几千上万年,杨明海一缕分神被唤醒竟然还能保持神志清醒,“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听过老夫?”

“回前辈,修仙界如今依然记着您的功德,无人忘怀。”云阳真人恭恭敬敬回答。

“呵,功德。我且问你,你为何而来?”杨明海看起来并不高兴。

“回前辈,家中祖师降下法旨,道晚辈徒弟缘应于此,无意打破此间安宁,这才惊动了前辈。”云阳真人感受到杨明海不明确的情绪,不由更加小心起来。

“既如此,那我助你一助,也省得你白跑一趟。你是个心正的,看你的举止,是书生的后人?”杨明海细细打量一番,许是看出来云阳真人并没动什么不好的念头,言辞间和缓下来。

“多谢前辈!”云阳真人躬身一拜,“家祖师‘玉面书生’许梁声。”

“猜就是他!回去告诉他,儿孙自有儿孙福,没事儿别操那么多心。有那个精力,不如再把修为提一提。行了,你把星盘拿出来,找你的徒弟去吧,我有话跟你旁边那个小子说。”杨明海留下杨义,将云阳真人赶了出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