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又不亏

若非他们主子毒性发作,又中了别人的暗算,焉能让她如此放肆。

他们想去救主子,奈何中毒,心有余力不足。

草丛另一边,夜景寒全身乏力,无法动弹,只能狠狠瞪着顾初暖。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碰一下哪够,起码全身都得碰了。"

许是他那双眼睛太过炽烈,顾初暖有些心虚,赶紧将他穴道点了,以备万全。

"借个身体,你又不亏。"

她说得理直气壮,却把夜景寒气得差点昏死。

一夜旖旎。

夜景寒气得青筋暴涨。

混蛋,他堂堂战神,竟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强了。

最可恨是,她自己爽了,可他的"兄弟"却很不爽,邪火被她撩拨得不上不下,痛苦难耐,偏偏这个女人压根不管他。

顾初暖累得全身发软。

她扯过一件衣裳,盖在夜景寒身上,望着极力隐忍怒火的夜景寒,摇头晃脑地点评,"技术太差,有待进步。"

"女人,我要扒你皮,拆你骨,啖你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声怒吼,鸟兽惊走,黑衣人瑟瑟发抖,他们主子是真的动了怒气了。

顾初暖挠了挠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心里一阵害怕。

这男人,通身王者之气,一看就非常人,她不会踢到铁板吧。

罢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脚底抹油,她溜了,走了几步又倒回来,就着夜景寒身上的血,在一件干净的衣服上涂涂画画着什么,半响,她将衣裳丢在他面前。

"你身中寒毒,按这法子,虽然不能彻底将毒清掉,起码每月发作不用那么痛苦了。药方给你,咱们两不相欠了,以后别再找我,就算你找了,我就在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出我有几分像从前。"

傻眼……

望着溜之大吉的那抹背影。

所有人彻底傻眼。

两个黑衣人将头埋得极低极低,几乎不敢去看自家主子的脸色。

夜景寒望着那药方,嘴角一抽,怒火似要将他淹没。

"啊……你这个女人,咱们梁子结大了。"

顾初暖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几乎是撒丫子狂奔,跑了许久才在一条溪边停下喘着粗气。

脑中记忆涌来,顾初暖幽幽叹了口气。

她在执行任务时,被最亲密的人背叛,死于一场爆炸,却借尸还魂穿越到同名同姓的顾初暖身上。

顾初暖,丞相府三小姐,虽是嫡出,可从小不受宠爱。

据说,她的母亲是先皇的义妹,因为母亲爱慕父亲,所以先皇下了两道圣旨,一道是为父亲母亲赐婚,一道是赐死父亲青梅竹马的爱人。

父亲把罪全怪在母亲身上,自成亲后便大肆纳妾,冷落母亲,最后母亲抑郁而亡。

而她,也成了众人嘲讽欺凌的对象,在府里,她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下等丫鬟。

最重要的是,她才刚出生,先皇就把她指给泽王,成了内定的泽王妃。

她的那些庶姐妹为了能够嫁给泽王,便陷害她跟外人有染,想让她名声尽毁。

原主为什么死了,她脑中记忆不全,能知道的便是她借尸还魂了。

顾初暖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吐槽。

先皇是吃饱了撑着吗,没事瞎点什么鸳鸯谱。

都说顾初暖是个丑女,她想看看自己有多丑。

掀开面纱,就着清澈的溪水一照,顾初暖差点吐了。

"卧槽,这也太丑了吧。"

她的脸坑坑洼洼全是脓包,像山丘一样,几乎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狰狞而恐怖。

许是脸蛋太丑,原主擦着大量的脂粉,一张脸涂得跟白无常似的。

顾初暖欲哭无泪。

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谁能给她好脸色。

摸了摸自己丑陋的脸,顾初暖凉薄的唇角忽然绽放一抹邪肆而狂傲的笑容。

原来是中毒导致的,呵……

欺她,辱她,伤她,害她的,她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从今日起,顾初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凌的顾初暖了。

回到府里已经已经接近午时。

诺大的丞相府气氛诡异,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平日里喜欢找她麻烦的下人们竟也懒得搭理她。

她的贴身侍女秋儿急慌慌的跑来,身子有些瑟瑟发抖,"小姐,你怎么才回来,老爷在正堂等你呢。"

"哦,知道了。"顾初暖扔掉嘴里叼着的狗尾草,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的往正堂走去。

秋儿赶紧拦住她,急得眼眶通红,"小姐,老爷发了好大的火,五小姐说你设计害了她,老爷怒不可遏,肯定不会轻易放了你的,咱们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秋儿是她的贴身丫鬟,从小跟着她,两人在府里相依为命,可以说是原身在府里最亲近的人。

顾初暖冷笑一声,霸气凛然,"谁放过谁还不知道呢。"

秋儿一怔。

她家小姐难道中邪了吗?怎么会有那么强的气势?

还想提点她些什么,却见顾初暖已经进了正堂,秋儿只能赶紧跟上。

顾初暖进去的时候,正堂里密密麻麻站着一众的人。

为首的是她的父亲,顾丞相,此时他拉黑着一张脸,不悦的瞪着她。

在顾丞相身边,还有大夫人,三姨娘,五姨娘,以及她好几个嫡庶姐妹,场面甚是壮观。

跪在地上的顾初兰看到她,立即炸了,控诉道,"爹,就是她,是她设计陷害我,她把我引到破庙的。"

顾初暖小脸一垮,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她惊慌失措道,"妹妹,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昨天不是你让我去破庙吗?难道你是气我没有去?"

"昨天是我娘亲忌日,娘亲前几日拖梦给我,说她想我了,我就先去云清庙给我娘祭拜,没想到等我去破庙的时候,久久没有等到你,于是我就先回来了,妹妹,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迟到的。"

顾初兰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这个贱蹄子,什么时候说谎也不打草稿了?

"明明就是你陷害我,你给我灌了千日醉。"

顾初暖迷茫的看着众人,呐呐道,"千日醉是什么?"

顾初兰噎住,嘴角动了动,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千日醉并不好买,到时候追究起来,又是一堆麻烦的事儿。

许是看到顾初兰脸色难看,顾初暖赶紧又补了一句,"哦……对,我给妹妹灌了千日醉,我自己也喝了,很好喝的,爹你喝不喝,我也给你泡一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