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回魂有术

副院长听到吴乾居然要在他们医院展示他的医术,立刻喜上眉梢起来。

吴老可是轻易不会出手的神医,别的不说,哪怕只是让他老人家上门号个脉象,至少也得十位数起步!

况且吴老要真是能把那个植物人给治好的话,那对于医院来讲简直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有钱人会选择来他们医院看病,到时候医院的收益最少也得翻上十倍左右。

“还不赶紧谢谢吴老!他老人家肯出手救你们的儿子,那可是天大的造化!”副院长急忙看着那对夫妻说道。

而那对夫妻听到自己的儿子还有醒过来的可能,急忙朝着吴老跪拜了下去。

“吴老,您要是真能让我儿子醒过来的话,我这辈子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恩情!”

吴乾伸手示意两人起来后说:“我尽力而为,至于你们的儿子能不能醒的过来,就真的要看他的造化了。”

这时有人在一旁小声的说道:“要是吴老都没有办法治好这个人,那他真的永远都醒不过来了。看起来虽然有生命特征,但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夫妻两人听完之后,原本有些希望的脸又再次黯淡了下去。

最终男人强扯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后看着吴乾说:“麻烦您了,吴老。”

众人退出房间后,只剩下了吴乾和林墨两人。

吴老给人治病的时候,不会允许有第三个人在场,这次是个例外。

他也想要看看,这个口出狂言的年轻人,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本事!

走到病床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那个受伤的年轻人之后,吴老忍不住的轻轻叹了口气。

浑身上下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就连头骨也被打的凹下去了一块。

虽然已经做过开颅手术,清除了大部分淤血,但脑神经受损严重,怪不得那些年轻的医生说醒过来无望了。

“小子,你有什么办法让他醒过来吗?”吴老突然抬头看向了林墨问说。

林墨笑着看着他说:“你不是神医吗?行医了这么多年,难道没办法救醒他?”

“这...”吴乾愣了一下,他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束手无策,但确实真的没什么把握能让这个年轻人苏醒过来。

“我只是想问问看你到底是不是在说大话,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到你的身上。这里又没别的人,你要大方承认,或许我还能帮你说两句好话,不至于让那对夫妻把你打死。”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要是我治好了这个人,你没治好的话,丢人的可就会是你了。”

吴乾听他说完之后,脸顿时冷了下来,冷哼了一声后说:“哼!无知小儿!”

说罢,吴乾掏出了自己随身带的银针,他要使出自己祖传的针法来救这个年轻人。

当吴乾使出那套针法的时候,林墨的眼神这才稍微变了变。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神当中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敌意。

“这个叫吴乾的果然是有两下子,不过要是只有这种水平的话,是没办法将这个人给救醒过来的。”林墨暗自在心里说道。

吴乾所使用的这套针法叫做游龙八卦针,施针的手法犹如游龙一般气势恢宏,又暗合八卦多变之数。

这套虽说算不上上品针法,但如果是让会用之人施展出来,效果也是十分的惊人。

只可惜的是吴乾的功力还不到家,并不能施展出游龙八卦针的精髓所在。而且漏洞颇多,并非是完全版本。

施展这套针法会消耗大量的精力,此时吴乾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白毛汗。但躺在病床上的人却丝毫没有反应,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悄无声息。

“唉。”林墨在一旁突然轻声叹了一口气,这让吴乾立刻看向了他,眼神当中充满着怒气。

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林墨淡淡一笑后说:“能使出游龙八卦针的人,不会是泛泛之辈。吴老,刚才确实是我小看你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所使的这套针法名称?!你到底是什么人?!”吴乾顿时瞪大了双眼看向林墨,表情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诧异。

林墨缓缓走到吴乾的旁边,边把银针从病人身体上拔下来边说:“游龙八卦针,针走游龙,手法需稳准狠!但这三样你只占了一个准字而已,而且准字的功夫也不到家,因此只能发挥出这套针法神奇之处的十分之一。如再继续错下去,恐怕连十分之一都不会再有了。”

将银针全部拿到手里之后,林墨面无表情的看着吴乾说:“看好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游龙八卦针!”

屏气凝神片刻,林墨快速出手将银针刺进病人的穴位之中,并且暗自使用内劲催发加快血液循环。

在一旁的吴乾看的是口干舌燥,林墨现在所使用的针法确实是游龙八卦针无疑,但又和自己会的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

“动了!”吴乾无意间朝着病人看了过去,发现他的脸上开始有了表情,于是竟然有些失态的差点叫喊起来。

再看向林墨的时候,吴乾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行医几十年的经验跟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相比,简直就是活到了狗肚子一样。

别的暂且不说,光是能完美的施展出这一套针法,这个年轻人就有盛气凌人的资本!

最后一针,林墨扎向了病人头顶的死穴!

这让吴乾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若是旁人用银针扎这个地方,这一针下去,此人必死无疑!

突然病床上的人竟然起身朝着旁边呕出了一大滩黑血,随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好了,这下这个人总算是救醒了。”林墨将银针缓缓拔出后说道。

在他再次看向吴乾的时候,吴乾突然朝着他跪拜了下去说:“吴某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吴老,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林墨想要伸手去扶吴乾起来,但他却纹丝未动。

“先生若是不肯原谅吴某,我说什么也不会起来。”吴乾态度强硬的说道。

林墨看着他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后说:“让我原谅你也可以,甚至我还可以把这套针法完完全全的教给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可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