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替罪羊

昏暗的地下室内看不到一点亮光。

只剩下墙上的一个小排风扇在不停的转着,以保证被关在这里的人不会因缺氧而死。

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打开门后几束灯光便照在了正蜷缩在角落躺着的林墨身上。

此时的林墨只穿了一条短裤,并且浑身上下布满了被殴打出来的伤痕。

“林墨,你以为当初楚家招你做女婿是真的因为沐霏没人要吗?!只不过是我早就料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可怜你,让你做个替罪羊而已!”

岳母周芳对着林墨是冷言冷语的说道,眼神当中充满了厌恶和鄙视。

楚沐霏长的很漂亮,又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两人根本就是云与泥的差别。

如果不是她的智力有些问题,现在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的话,家道中落现在又孤身一人的林墨不可能娶到这样的女人。

两个人结婚后,林墨就成了她的专职保姆,每天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

相比于是夫妻,林墨觉得自己和楚沐霏更像是一个爸爸带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就连晚上睡觉也没有在她的房间里睡过。

“楚浩把人给打成了植物人,该坐牢的人是他!”

林墨眼睛顿时变的通红起来,自己在楚家当牛做马的伺候他们一家人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让他去替他们的儿子去死,楚家的人难道没有一天把他当成人看吗?!

话音刚落,站在周芳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便朝着林墨走了过去,一脚又一脚的踢在他的身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让你去替我坐牢是看的起你!你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不去的话,小爷现在就打死你!!”

林墨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疼痛,硬是没有呻吟出一声。六七脚下去之后,他的嘴里开始朝外吐出了鲜血。

“好了!你难道真的想踢死他吗?!”

听到父亲的严厉训斥之后,楚浩这才停了下来。

楚天走到了林墨的面前看着正在咳血的他说:“林墨,去坐几年牢而已,最长也就十年。我向你保证,等你认罪之后,我会帮你找最好的律师来替你减刑,到时候说不定用不了五六年就能出来。”

“我和你岳母岁数已经大了,得让楚浩留在身边照顾我们。你反正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什么牵挂。等你出来以后,你还是我楚天的好女婿,沐霏也会等着你出来的。”

楚天的话看起来像是在请求林墨可怜他和周芳,但林墨可一点没从他的语气和眼神当中看出来一丁点是在求的样子。

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好像让林墨替他的儿子去坐牢是一件极其值得荣耀的事情。

林墨心如死灰的看着楚天三人,心里顿时冷笑不已。

他现在还有的选择吗?

要么接受楚天的建议,要么被他们给活活打死。

林墨原本想一死了之,但又不想就这么便宜他们。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要是他有幸从监狱活着出来的话,他一定要向楚家狠狠的报复!要让他们尝到比自己他痛苦上十倍甚至百倍的滋味!

正当林墨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从门外传来了呼喊他名字的声音。

“林墨!林墨!”

声音越来越近,直到声音的主人出现在了这间地下室的门口。

“沐霏?!她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周芳有些惊讶的回头看着自己那个痴呆的女儿说道。

听到楚沐霏的声音,林墨心里的仇恨暂时被压制了下来。

想当初要让楚沐霏记住自己的名字,林墨可是花费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从那以后,林墨这个名字就仿佛变成了楚沐霏的口头禅一样。只要她想让别人帮她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管是对着谁,都只会喊林墨的名字而已。

林墨想回应一下楚沐霏,但自己胸前的肋骨好像是被楚浩刚才给踢断了!只要想开口说话就会十分的疼痛!

楚沐霏顺着灯光看到了正趴在地上的林墨,于是十分高兴的朝着他跑了过去,周芳快速伸出胳膊也没拦住她。

“林墨!林墨!”

楚沐霏蹲到了林墨的旁边,她不明白为什么林墨会躺在地上,而且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看见他了。

“沐霏,快跟妈妈离开这里。”周芳走到了楚沐霏旁边,想要把她给拉走。

谁知一向没什么自我意识的楚沐霏却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反抗的情绪,虽然表达不出来自己的意思,但她不想离开林墨旁边。

接连扯了几下楚沐霏没有扯动她之后,周芳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看向了楚天说:“她今天是怎么回事?平常也没见她这么倔强过。”

楚天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林墨,如果楚浩真的坐牢的话,沐霏可是会很伤心的。她就这么一个亲哥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后楚天率先转身朝着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楚浩紧跟在后,走在最后的周芳也只是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并没有多说什么,知道女儿十分怕黑的她把手里的那个手电筒放在地上后滚到了她的旁边。

三人离开之后,地下室变暗了不少,这让楚沐霏有些紧张害怕起来。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眼神快速的看着四周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沐霏,别怕!我在这儿呢!”

林墨固然疼的要死,但还是强忍着疼痛从地上坐了起来,伸出自己的胳膊按住了有些躁动不安的楚沐霏。

“该死!”

林墨暗骂了一声,他开始感觉有些呼吸困难起来。

刚才受伤部位的骨头肯定插进了自己的肺叶,额头顿时向外冒出了冷汗,不停的滴落到了地上。

楚沐霏突然安静了下来,她一言不发的看着林墨,林墨也同样看向了她。

眼眶中含着泪水,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正在用最天真的眼神看着他。

林墨有些艰难的笑了笑后说:“你是在担心我吗?我没什么事,就是可能快要死了。”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开始因为体内缺氧变的有些不清晰,他几乎只能用一字一句的方式说话起来。

“要是...我死了的话,你该怎么...办呢?我真的担心...”

林墨眼前开始变暗,他想在生命的最后摸一下楚沐霏的脸,但手只举到了半空就掉了下去。

“林墨!林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