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只是和她说你技术不好

男人也没有反驳夏妤晚的话语,只是用一双冷得出奇的眸子盯着她。

“我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马上就走,你要是不放心,可以盯着我是不是有多拿了你一针一线。”

说完,夏妤晚提起自己的黑色长裙走上楼梯。

她的背影窈窕,白皙的蝴蝶骨和黑色的长裙形成鲜明的对比,每一步都极为优雅从容,让苏语馨嫉妒了不已。

不可否认,夏妤晚是美的,她全身上下无一不精致。

自己陪伴着傅觉深从孩提时代走到今天,他身旁出现过无数想要靠近他的女人,都被她偷偷处理掉了。

唯有这个夏妤晚,借着夏爷爷的喜爱,成功占据了傅太太的位置。

那个她渴望了十几年并为之努力却从没有得到过的位置,就被她这么轻而易举的拿去了。

傅觉深的第一个女人不是她,而是夏妤晚的事实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深深扎在了她的心上。

沉默了一会,苏语馨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再度抬头时面上却是一脸温和、善良之色,“觉深,我上去帮一下她吧。”

“随你。”

他淡淡的回答道,随后起身离开了大厅。

楼上,夏妤晚看着这个自己住了三年的房间,心里也生出无限的悲凉来。

曾经,她是多么满怀希望的想要嫁给傅觉深,成为他的傅太太,这间卧室里的床单、窗帘……都是她亲自挑选的。

只可惜,他进屋的次数寥寥可数。

“咔嚓。”

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拧开了,发出一记轻微的声响。

夏妤晚回首看去,苏语馨一脸温柔的站在门口处,缓缓地走了过来,“夏小姐,我帮你收拾吧。”

帮她收拾?

她有那么好心吗?只怕是想要借机讽刺她一顿才是。

“不用,我也没有什么物品,就不劳烦苏小姐了。你可是傅觉深心尖尖上的人,万一累到了你,我过意不去。”

说着,她打开了衣柜。

里面摆放了一排她的衣服,颜色都是粉、白、蓝居多,傅觉深只有一套黑色西装放在这,以备换洗之用。

这一片粉嫩柔和的颜色里,突然闯入一抹黑色,别说,还出奇的和谐。

柔中带刚。

沉默了一秒,夏妤晚这才开始将自己的衣服从架子上取下,白嫩的手指无意间触碰到他的西装,微微颤抖了一下。

曾经无数个夜里,她都是抱着这两件外套才入眠的,因为上面有他的气息。

能令她安心入眠。

苏语馨瞥了一眼衣柜,大约也猜到了两人之间关系,面上浮现出一丝欢喜的表情,在夏妤晚耳边幽幽地叹息道: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觉深竟然还留着这套衣服。”

她伸手将衣服取了下来,抱在怀里,折开西装袖子处。

那一个小小的,不太明显的“馨”字赫然出现在了夏妤晚的眼里。

轰!

一股死寂的冰凉从脚底直窜入她的脑海里,一时间,就仿佛置身在寒潭中,痛到麻木。

苏语馨很满意她这反应,颇为得意的笑了,“这套西服是觉深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他的。那时候他还骗我说不合身,早就丢了,原来……”

原来,他珍藏着。

夏妤晚只要一想到自己聊以慰藉的东西原来是她买的就恶心到想吐!

如此,苏语馨还继续在她耳边炫耀着。

“对了,这相框竟然还在。这张照片也是好多年前的了,那会觉深在参加篮球联赛,我去给他当拉拉队,看着他拿下了联赛冠军。”

那张照片也是他唯一的一张照片。

傅觉深不爱拍照从不自拍,也不准别人拍自己,对外的信息公布时也只是用一张纯色背景代替。

结婚三年,他们却连一张婚纱照都没有。

夏妤晚知道,他不愿意娶自己,爷爷提议说拍婚纱照时,男人也用不喜欢拍照拒绝了。

没有想到,苏语馨是他的例外。

虽然早就知道了这残忍的真相,可夏妤晚的心里还是紧缩了一下。

良久,她缓缓地笑了,星眸中的灰色变成了妖艳的光亮,双手抱胸的走到了苏语馨身边。

微微低头,在她的耳边低语:“那你可知道,你的觉深哥哥每次都会在床上穿着这件衣服疯狂的要我。”

呼!

耳边热气喷洒,女子身上的香味淡雅好闻却是让苏语馨险些情绪崩溃。

脸上的温柔笑意凝固,放在裙子两边的双手紧握成拳。

她看着夏妤晚脸上的甜美笑容,恨不得将她毁去,觉深哥哥……

他明明那么在乎自己,却还是和这个贱人结婚,甚至有了肌肤之前,这让苏语馨心里沉痛不已。

可转念一想,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在他身边,现在她回来了,绝对不会再让第二个女人占有傅觉深!

“你们之前是夫妻……这,这也正常!”

夏妤晚看着她脸上那丝含着恨意的虚假笑容,心里畅快极了,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动作妖娆至极。

“也是,不管是因为想要继承人或者是爷爷的逼迫,他还是碰了我。对了,苏小姐,做为过来人我要友情提醒你一下,傅觉深他……技术不太好,我每次都可痛了。”

贱人!

苏语馨眼眶瞬间就红了,小脸也被气得更加煞白。

“夏妤晚,你别得意,你现在已经被觉深抛弃了!而我,才是傅家的真正女主人!”

一个弃妇,凭什么在她面前嚣张!

“啧啧,夏小姐你终于肯卸下你伪善,温柔的面具了?心里一定很恨我吧,毕竟我占据了傅太太的位置整整三年……”

就在这时,一道高大而清瘦的身影走了过来,男人浑身散发着一丝冷意,斜眼瞥了一下两人。

目光落到苏语馨通红的眼眶时,他下意识的质问了夏妤晚,“你有什么不满就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为难语馨!”

闻言,苏语馨更是泪流满面,一下子扑入了他的怀里。

傅觉深不着痕迹的将她推开了,这动作让苏语馨心里一愣,有些失落。

只见他的目光紧盯着夏妤晚的白皙小脸,后者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我只是和她说了你技术不好,她就哭了,我也没办法。”

“夏妤晚!”

忽然,男人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她白嫩的脖颈。

浑身戾气。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