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想见他

不管女仆怎么叫程允,程允都仿佛听不见,也跑得更加快了。

一时间这个走廊楼道这里,都被这一阵急促地脚步声还有追赶声包围着。

程允此刻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视线也模糊,但是心底那强烈的声音一直在催促她去见到那个男人。

一想到前世里傅余承的惨死,程允整颗心都揪着痛。

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活过来的机会,这一世她只想好好做他的妻子。

楼下的傅管家看到楼上的又开始闹腾的程允,心中一急:“快快…看着她,别让她发疯!”

后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又补充了一句:“别伤着那个祖宗了!”

不然,这唯允庄园里面一个人也活不成了!

傅管家对于程允发疯的状态也见怪不怪了,他只希望,这一次程允可别又乱摔东西,或者打人了。

之前被程允打的那几个女仆,现在还没有出院呢。

程允住在五楼,楼下四楼是傅余承的地方。

而此刻的程允去了傅余承的楼层,这程允一跑进去四楼的时候,所有仆人都立即止步了。

谁也不敢迈进承爷的这个地方。

管家听到女仆的陈述,他心中更急了,承爷的房间可是有很多重要文件之类的。

管家真怕程允把承爷的房间弄成一遭乱。

他立即转身去打电话联系承爷。

现在承爷还在程家处理和这位祖宗的婚事。

就在管家刚刚打出电话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手机的铃声。

他眼前一亮,连忙挂掉了电话,往门外快步小跑着,“承爷!”

此刻,楼上的程允在打开傅余承房门的一瞬间的时候,她就怔在了原地。

房间东西排列有序,干净明亮,主调都是那令人压抑黑色风格。

浅灰色的窗帘被分挂在两边,露出大大的落地窗。

这还真是符合傅余承的房间。

之前她都没有好好留意过他的房间,结婚之后,傅余承也没有强迫过她,两人都分着房间。

而她从不踏入四楼这里。

除了为了柯劲辰窃取帝渊集团的机密合同那一次,她才破例来了四楼。

因为她,傅家的帝渊集团和程家的程氏集团都毁在了她的手里。

最后傅家和程家被逐出华夏京城,搬离到了瑞州居住。

哪怕傅家和程家败落,傅余承还是能为她找到一个避风港。

前世的她是有多么的铁血心肠,也没有发现傅余承的好?让这样的一个男人活得这么卑微?

她现在想见他…想好好说一下对不起,虽然很微不足道的一句话,可这是她欠他一世的话。

程允记得这个时候的傅余承还不在庄园。

因为她在订婚宴上面闹了笑话,这个时候的傅余承还在程家和傅家之间善后呢。

她缓缓蹲下了身子,无助地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膝盖上面,整个人的身体抖了抖。

“傅余承。”

她嘴巴低喃着三个字。

她想他了,她欠他的东西太多了。

“你又想干什么?”

门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浑重低魅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

程允听到这熟悉,仿佛隔了一个世纪才能听到声音的时候,她身体猛地一颤。

随后,她猛地抬起头,接着缓缓转头看着门外站着的男子。

一身黑色西装,高大健硕站在门外,那双深邃的鹰隼眸子与程允对视着。

程允脑袋一片空白,这是活着的傅余承。

傅余承剑眉紧拧,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花样。

看到程允光着脚丫,还有单薄的睡衣的时候,他眉头又是一皱。

他又把目光落在了程允额头上又掺出血液的裹着的纱布,原本白色纱布也更加红了。

他抿紧嘴唇,眸子里流露出诡奇的冰寒。

她还那个样子,不会照顾自己。

程允那双纤长的睫毛翩然的扇动着,清亮的眼眶里顿时闪起了泪光。

她嘴唇翕动着,她想说出那三个字,但却惊在原地,忘记说出口。

对面的女人睁大了双眸傻愣在原地,眼睛里还有不少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

最后,亮亮的泪痕已划在程允那苍白的脸颊上。

傅余承一顿。

但是没一会儿,傅余承的声音还是有些冰冷道:“怎么,又想借口取消订婚宴?”

那双邪魅冰冷的眸子映入了程允的眼帘中。

也不给傅余承继续讽刺下去还有反应的时间。

程允的眼泪水直接跟山洪暴发似的直接从眼眶里奔了出来。

整个楼层都回荡着程允的哭声。

楼下的仆人还有管家面面相觑,然后一个冷颤。

管家拿出汗巾擦了擦额头,忽然有些担忧这程小姐来了,承爷不会在打人吧?

傅余承更是一窒。

脚步多了几分慌乱地往程允那边走去,最后蹲在她面前,心中疑惑这程允今天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了?

他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程允一脸委屈道:“你凶我?!”

傅余承:“……”

“你不能像你弟一样凶我!你不能凶我!”

傅余承被程允这一声奶凶奶凶地声音弄得一愣一愣的。

他双眉又是惯性地微蹙。

心中在想傅余启凶她?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世在医院的时候,和傅余承有几分相似的眼睛的傅余启用着最陌生、最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让程允感觉当时…就是傅余承这样在看着她。

刚刚傅余承那冰冷的目光让她又想起医院里面傅余启的那个眼神。

她知道她没有权利去要求他们原谅她,也没有任何资格…

可面对傅余承那样的目光,她就害怕了…

她害怕自己没有重生,傅余承还是死了,这个傅余承是她幻想出来的,她还在梦里。

“你不能凶我,其他人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凶我…”

程允拽着傅余承的手臂,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嘴巴还一直低喃着着:“对不起…”

“我错了,你别凶我…”

“其他人都可以骂我,但…你不能…”

“因为我只有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

傅余承立即察觉到程允不对劲,程允也迷迷糊糊地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

“小允?!”傅余承惊呼一声,然后迅速抱着她往床上放去。

“快叫,阿乌过来。”傅余承朝楼下喊着,语气里多了一丝慌乱感。

五分钟之后。

一身白大褂的男人一边收拾满是血迹的纱布,一边幽幽道:“没什么事情,就是失血多了点,日后补一下就可以了。”

傅余承:“脑子没有摔坏?”

“艹,你骂人呢!?”

“……”

阿乌这几天被傅余承叫来叫去的,这家伙倒是好,还骂他没有脑子?

傅余承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转过头,视线又落在了程允上面。

浑厚的嗓音淡淡道:“阿允的脑子有没有摔坏我不知道,但…你的…”

他斜睨了一眼阿乌,幽幽地补充道:“脑子一定坏了。”

阿乌一怔,才反应过来承爷刚刚问的话,原来是问程允的脑子有没有摔坏啊…

他还以为这货在说他呢。

阿乌缩了缩脖子,还有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摔得也不严重,也按照你的要求照了片子,真的没有问题!你就别操心了。”

见傅余承不信,阿乌有些生气:“我说,爷,咱们好歹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你就不能对我放点心?”

傅余承撇过了头,小心翼翼地帮程允盖好被子,他想到刚刚程允和以往的反常,心中有些不解。

阿乌看着傅余承的动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说你要什么女人没有的?非得追一个连正眼也不给你一眼的女人?”

“闭嘴。”

“我也没有说错,这个女人和他那小初恋不是真心相爱的吗?你又何必…”

阿乌的话,还没有说完,傅余承那冷眸一扫过来的时候,阿乌生生感到一阵寒意。

“滚。”傅余承薄唇微启,冷冷吐出一个字。

阿乌连忙尬笑,“得咧,爷!”

他以秒为速度,飞快消失在了傅余承的视野中。

“真心相爱?”

傅余承冷笑道,放在床上的手也瞬间握紧着,发出“咯咯…”的声响。

“哪怕在最后陪她度过余生的人不是我,也不能是柯劲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