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做个专业的打劫人士

第3章 做个专业的打劫人士

巴山虎正在忠义堂里,跟几个得力手下胡吃海喝,临县那一票抢了不少东西,让他心情大好。

不多时,有个手下跑进来问:“虎爷,要不要给九箕山那帮人拿点酒肉?”

“拿个屁!”

不等巴山虎回答,旁边一个独眼大汉把肉骨头往地上一扔:“九箕山那伙病秧子屁用没有,少给虎爷糟蹋酒肉。”

“好咧。”

那手下陪着笑应声。

巴山虎这才慢悠悠说道:“给他们拿点干的吧,再带点骨头肉渣吧,酒就免了。”

“得咧。”

那手下急忙跑了出去。

那独眼大汉皱着眉:“虎爷,九箕山那伙人……”

巴山虎摆手打断他,不慌不忙道:“咱们不是跟临县的通天柱和李彪风约好了,下个月初一联手取孟家庄吗?到时候,就让九箕山那伙人拿命去填孟家庄那座门楼,且让他们再吃几天饱饭又何妨。”

“对啊,孟家庄那座门楼,没一两百条命填进去决计打不下来,就让九箕山那帮废物,和那些新来的一起去填好了。”

“你个猪脑袋总算是开窍了。”

“嘿嘿嘿嘿……”

独眼大汉摸着头傻笑几声。

巴山虎端起大碗,一口闷光碗里的烧酒。

他有件事没告诉手下,九箕山那姓秦的,就是折在通天柱和李彪风手里的。

他也是到了临县,结识了那两人才知道的。

先是通天柱邀那姓秦的一起去投紫金梁,姓秦的没答应,但九箕山的二当家李彪风,却跟通天柱一拍即合,两人联手破了九箕山,取寨子里的粮食给紫金梁纳拜山礼。

巴山虎还听说,姓秦的本事可不小,两百多人面对近千人马的内外夹攻,竟然还能带着三十几个人从团团包围中杀出来,身中数十刀而不死。

那三十几条老匪,也是悍得不行,个个一身顶俩的本事。

而通天柱和李彪风,则生生折了四百多人马,给两人心痛得不得了,到现在都还对姓秦的恨之入骨。

巴山虎仔细一合计,便告诉那两人,姓秦的就在自己的寨子里,并许诺,只要那两人帮他去打孟家庄,他就把姓秦的和那三十几条九箕山老匪的人头,双手奉上。

通天柱和李彪风一口答应了,双方约定,十月初一联手取孟家。

到时候,既能取孟家的钱粮,又能卖那两人一个人情,可谓一箭双雕。

巴山虎是越想越高兴,端起大碗又闷了一口酒。

这时,一个手下惊慌失措地跑进来:“虎爷,不好了,魁爷被九箕山那姓秦的给杀了。”

“什么?”

巴山虎腾地站起身。

“魁爷跟那姓秦的挑梁子,被姓秦的一刀撩了脖子,现在已经没气了。”

“草他娘的,这就踩到老子头上来了。”

巴山虎把大碗一摔,怒气冲冲地奔了出去。

……

黄丛山的几百个山贼,已经把九箕山那三十几条老匪给围起来了。

九箕山的人则手持刚点燃的火把,围成一个小圆圈,歪着头,不屑地打量黄丛山那几百人。

秦川在圈子里边,正给手下安排路线,一会真干起来的话,先放火烧那一大片地窝子,趁着大火扯散黄丛山的人,放开手脚杀他个天昏地暗。

至于能否活下来,他并不抱太大希望,九箕山那一战,两百条老匪用命把他们送出来,最终也才活了三十几条人而已。

除非,巴山虎不跟他们翻脸。

刚安排好,就见人群中挤出一个三角眼鹰钩鼻的光头壮汉,正是巴山虎。

“姓秦的,你他妈几个意思?老子好心收留你们,你竟敢杀我兄弟?”

巴山虎一进场,就阴沉着脸厉声问道。

秦川拱了拱手,道:“虎爷,你怎不问问你的人,胡三魁那狗娘养的是如何羞辱我的?我只不过跟他挑了梁子罢了,按道上的规矩,生死各安天命,谁也不能插手,但你的人却把我给围了,我倒想问问虎爷,这是几个意思?”

“你他妈的在这撒野还敢嘴硬?”那独眼大汉抄着鬼头刀,怒骂着就要冲上来。

巴山虎一把拉住他,转头问旁边人:“怎么回事?”

旁边的山贼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巴山虎听罢,暗暗把胡三魁给骂了一通,个不长眼的蠢货,就他那三脚猫本事,也敢跟姓秦的挑梁子?

按道上的规矩,双方既然是挑梁子,旁人就不能插手,若是不讲道义直接厮杀,一旦传出去,名声肯定不好。

巴山虎好面子,心也高,一向很顾及自己的名声,插手这事的话肯定会坏了自己的脸面。

更何况,要拿下九箕山这伙人,代价肯定不小,赔上几十个兄弟就罢了,被他烧寨子的话,就忒不划算了。

不如让姓秦的多活几日,打孟家庄的时候再弄死他也不迟。

想到这,巴山虎板着脸,冷眼环视一圈,怒道:“都给老子听好了,以后谁还敢拿娘们羞辱自家兄弟的话,老子第一个剁了他!”

“胡三魁跟人挑梁子,乃他自个的恩怨,按道上规矩,生死各安天命,死了只能怪他没本事,现在,都给老子散了!”

一听这话,那独眼大汉急了:“大当家的……”

“耳朵聋了吗?都给老子散了!”

独眼大汉张了张嘴,最终只得低下头,不甘地暗骂一句,然后扭头走了。

其他黄丛山贼众,也在骂骂咧咧中散开了。

……

自从大当家的杀了胡三魁,九箕山老匪们精神气回来了,他们知道,大当家的还是那个豪气冲天的过一刀。

他们的伙食也稍微改善了一些,当天吃上一丁点肉渣和骨头,之后也每日都有半碗干的。

但,他们的处境并没有变好,巴山虎派了一百多人住在他们周围,时刻盯着他们。

秦川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才能改变目前的局面。

堂堂穿越者,要是死在土匪窝里的话,那也太憋屈了。

他想找一块地盘立足,边种田边打劫,发挥这些九箕山老匪的特长,做个专业的打劫人士,通过打劫不断积累实力。

打劫的对象,可以是明末那些蛀虫般的缙绅和皇亲国戚,也可以是那些四处劫掠的流寇。

甚至,可以是数次入关大肆掠夺的建奴。

对于入关后一路屠杀的建奴,没啥好说的,抢他娘的,再杀他娘的就是了。

在那之前,他得先摆脱巴山虎。

他杀了巴山虎的人,这地方已经容不下他们了。

没等秦川想出个所以然,巴山虎就派人来传了几句话:十月初一取孟家庄,虎爷点名九箕山的人打头阵,夺孟家庄门楼。

巴山虎的人刚走,一个叫老黄的小老头,就咧着一嘴大黄牙傻笑:“大当家的,孟家门楼可打不得,俺是娄烦人,以前在孟家当过长工,他们家那座门楼可高着咧,那里边还有火器,没个两三百人命堆上去,决计打不下来,巴山虎让俺们去打门楼,是想让俺们去送死哩。”

罗大牛一巴掌扇在他脑门上:“明知巴山虎让咱们去送死,你还傻笑个啥?”

老黄依然憨憨笑着:“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三当家您莫要生气,老生气可不得长寿……”

“你他娘的才不长寿。”罗大牛又一脚踹过去。

老黄揉了揉屁股蛋,又咧着大黄牙憨笑:“俺娘可是活到七十三岁才死滴……”

“行了行了。”

秦川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那两人,道:“老黄,你说说看,娄烦孟家是个什么情况。”

“好咧。”

老黄咧着大黄牙讲了起来。

孟家是娄烦说一不二的大户,还跟介休范家是亲家,跟着范家行商几十年,家底殷实得很,但孟家庄的防卫也牢得很。

孟老爷练了支一百多人的乡勇,多是他们家矿山的矿工和佃户,庄上还有几十个护院,加上长工、青壮族人等等,能拿刀子的就有三百人左右,还没算上老幼妇孺之类的,而且娄烦巡检司的人也都是他们家的,平日里都住在庄上。

那座庄子依山而建,地势险要,唯一出入的只有大门一条斜坡路,院墙高约两丈三尺,墙外挖有六尺深的壕沟,还修有两座望楼两座马面,防卫最牢的就是那座三丈多高,拢共两层的门楼,楼顶堆满礌石滚木,二楼开有八个箭孔,听说里边还有几杆火器。

打这样一座门楼,死个两百人都不一定拿得下来,巴山虎无非是想让他们去送死填人头罢了。

听完老黄的话,秦川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忽然抬头,望向地窝子门口一个负手而立装逼的书生。

那是他的军师,叫宋知庭,是这伙人里边智商比较正常的一个。

见秦川望他,宋知庭摇晃着脑袋,道:“依小生之见,大丈夫当能屈能伸,不计小节,临阵脱逃也未必不可。”

“巴山虎有三百匹快马,你两条腿怎么跑?”

秦川没好气说道,心想你他娘的好歹也是个军师,就不能拿点有建设性的建议吗?当初还是你个王八蛋建议来投的巴山虎。

眼见军师也不靠谱,秦川只得揉着脑门,皱眉思索。

逃是肯定逃不了的,三百匹快马的追杀,能把他这点人一个个全啃掉。

唯一的活路,只有打孟家庄。

最好是能把这次危机,转为良机,摆脱巴山虎,弄块地盘立足。

至于打孟家庄,绝不能莽,只能智取。

智取,智取……

思索良久后,秦川忽然眼睛一亮,有了。

“军师,你可会水墨丹青?”

宋知庭抚着几根稀落的胡须,叹了一声:“小生当年便是沉迷于丹青之术,才没能金榜题名的。”

“好。”

秦川一拍大腿:“老黄,你去跟巴山虎的人说,只要给咱们一匹绸子,十匹快马,咱们这三十几条人,就能帮他拿下孟家门楼,不用他再往里边填人头。”

“好咧。”

老黄傻笑着出去了。

“大当家的,巴山虎不是怕咱们跑吗?肯给那十匹快马吗?”

“他肯给最好,就算不肯给,我也一样能带着你们拿下孟家门楼,甚至……咱们可以借这次机会东山再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