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山贼头子

第1章 山贼头子

秦川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扛一把大刀片,在几百个古代土匪中杀了个七进七出。

那种感觉爽得不要不要的。

当他醒来,却感觉周身火辣辣的疼,尤其胸口的位置,疼得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胸膛了。

眼皮子也跟灌了铅似的,重得睁不开。

旁边有人用奇怪的方言说着奇怪的话,譬如:

“大当家的快没气了,咋办?”

“还能咋办?咱给他埋了吧,堆个大坟,风风光光的。”

“可不能堆大坟哩,紫金梁那伙人正到处刨坟弄银子,万一那伙人把大当家的坟当成达官贵人的墓,把他尸体给刨出来,那该咋办?大当家的还不得半夜找俺们算账?”

“大当家的一身横肉,会不会被那些饥民煮了吃掉?”

“我煮你娘的咧,大当家的还没死,你们狗日的是不是想咒他死。”

秦川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浑浑噩噩醒来,又听到了那奇怪的方言:

“军师,兄弟们伤得都不轻,窝在这鬼地方又没吃的,你赶紧给拿个主意吧,咱们到底是去投紫金梁,还是去投巴山虎?”

“三当家莫急,有诗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军师,咱都快饿死了,您就别吟诗了吧。”

“咳……大当家的说过,咱们是一群狼,紫金梁那伙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羊,狼与羊混不到一块,黄丛山的巴山虎跟咱们一样,都是山贼,咱们可以投巴山虎。”

“好咧,兄弟们,咱们上黄丛山。”

秦川感觉自己被人抬了起来,摇摇晃晃颠颠簸簸,颠得周身疼得要命。

眼皮子睁不开,看不清周围是什么环境。

想开口骂人,喉咙却干哑得厉害。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原本在出租屋里睡大觉的,醒来就这副遍体生疼,虚弱得快要死掉的状态。

只知道,那帮人口中的大当家,指的就是自己。

因为,有人正凑到自己跟前,呵出令人窒息的口臭,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大当家的,大当家的……”

秦川呼吸不上来,又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他终于能睁开那黏糊糊的,沉重得像是灌了铅似的眼皮。

头顶是树枝和茅草搭的棚顶,身下是茅草,四周是干燥的黄土壁。

身上被各种破布缠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周身血迹斑斑,尤其胸口那一大片血腥浓烈的暗红,还传来阵阵刺骨的疼痛。

“醒了,大当家的醒了,大当家的醒了……”

一个瘦得跟猴子似的半大少年,凑到他跟前,呵出令人窒息的口臭,用两只因为太瘦而圆鼓鼓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秦川想一巴掌拍飞他,却提不起一丝力气。

一群穿的破破烂烂,同样血迹斑斑的人冲进来,挤在他面前,看怪物似的望着他。

有瞪着铜铃豹子眼的络腮大汉,有咧着一口大黄牙傻笑的小老头,也有脸皮白净,举止文雅的书生。

“快,给大当家的拿碗水来。”那络腮大汉突然说道。

那群破破烂烂哄然往外跑去。

秦川不明白,拿一碗水而已,用得着去那么多人吗?

在破破烂烂众星拱月之下,那个咧着大黄牙的小老头,端来了一碗水。

抿了一口凉水,秦川感觉自己好些了,努力张了张嘴:“这是哪?”

“黄丛山。”

“哪?”

“就是太原西边吕梁山区的黄丛山,巴山虎在这儿立了座大寨。”

秦川懵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大当家的,咱们的寨子给人破了,来这……是投巴山虎来的。”

啥?寨子?巴山虎?

秦川想起了昏迷中听到的那些话。

“现在是哪年?”

“崇祯五年八月初八。”

“啥?”

“崇祯五年八月初八。”

秦川张着嘴巴,眨了眨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一阵头大,然后眼睛一闭,又昏了过去。

“军师,大当家的该不会傻了吧?”

“你他娘的才傻了!”

“莫急,大当家只是重伤初醒,神志未清罢了,无甚大碍,无甚大碍。”

……

秦川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他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山贼头子,也叫秦川,在九箕山占山为王,有三百多条手下,全是些本领强横的悍匪。

前些天,有一伙几百人的流寇上了九箕山,想邀他一起去投紫金梁之类的巨冦,一起干大事打天下。

他没答应,因为他很看不起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流寇。

结果,那伙流寇径直翻脸,七八百人马围住山寨一顿猛攻,寨子里的二当家又带着几十个人临阵反水,跟流寇里应外合,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最终,寨子被对方攻破了,只有三十几条最凶悍,也最忠心耿耿的手下跟他杀出了重围,他也因此重伤而死,被现代那个倒霉鬼秦川魂穿上身。

秦川觉得自己确实挺倒霉的,在现代虽然穷,但起码不会挨饿,日常刷抖音喝啤酒撸串吃鸡,生活还算多姿多彩。

可如今,住的是地窝子,吃的是稀得可以照出自己影子的糜子粥,压根就吃不饱,二十四小时处于又饿又冷的状态,还有个瘦得跟猴似的半大少年整天用口臭熏他,一到晚上黑灯瞎闲得蛋巨疼。

这日子比起来现代简直天壤之别,巨大的反差让秦川一时难以适应,也难以接受。

一连好些天,他整日沉默寡言,边消化和适应穿越这个事实,边思考日后该何去何从。

现在是崇祯五年,大明内部流寇四起,外边后金虎视眈眈,并数进中原掠夺屠杀,积攒实力,直到李洪基掀翻大明朝,清军就会趁势入关,从北往南一路屠杀。

直到所有汉人都剃掉头发,只留一条金钱鼠尾。

秦川不想剃头,那条金钱鼠尾实在太难看了。

见他整日躲在地窝子里唉声叹气,像变了个人似的,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那些手下看他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有人说,九箕山一战之后,他这个大当家的就废了。

被三当家罗大牛……就是那长得跟张飞相似的络腮大汉把那人暴打一顿之后,才没人再敢嚼舌根。

秦川知道,他这些手下的日子并不好过。

巴山虎其实并不想收他们,因为这些人一个二个伤得都不轻,注定要在寨子里白吃白喝很长一段时间,只是不想坏了巴山虎自己仗义疏财,广结四方好汉的名声,才勉强收留了他们。

黄丛山的山贼见他们连自己寨子都保不住,个个遍体鳞伤死气沉沉的,刚进门就冷眼瞧不起他们,还有几个不长眼的过来立威,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对他们颐指气使吆三喝四。

秦川手下这伙人,都是些积年老匪,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哪里受得住气,当场就把那几个不长眼的干得哭爹喊娘,连滚带爬地跑回去喊来一大帮人。

要不是秦川怕连累自己被砍死,及时喝止了手下,恐怕两帮人早就杀个天昏地暗了。

从那之后,双方三天两头干一架,好几次差点出人命,黄丛山的人也越来越不待见他们,连吃的都变得越来越稀,最近几天送来的糜子粥,稀得都能照出人影来了。

九箕山的人每天都憋着一口气,秦川看得出,他们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不尽快做点什么的话,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悍匪,用不了多久就要散了。

是该想想别的出路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