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 

杀人诛心

第3章 杀人诛心

孙云喜极而泣,连忙冲进病房。

抓住父亲的胳膊,忍不住直掉眼泪。

“老爸老爸,你终于能活下去了,你终于活过来了。”

孙腾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面前的儿子忍不住苦笑。

“傻孩子,老爸知道自己的身体。”

“我......”

“我怎么......”

“我怎么......”

孙腾的话说不下去了.

他突然察觉到自己身体上发生的巨大变化。

孙腾目瞪口呆的举起自己变得充实饱满的胳膊,张开的手掌上面充满了力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腾不由自主的问道。

孙云一指方病房外。

“是......”

“是......”

“是......”

每当孙云想讲出事实的时候,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阻止了他,无论如何也讲不出来。

孙云心头骇然,对于时间代行者越发敬畏。

这是人类无法理解的超自然力量!

就在孙云孙腾父子喜极而泣的时候,苏牧已经走向Icu病房。

这里注定都是马上要面临死亡,走向人生最终结局的人。

也许在他们身上能够找到最佳的交易对象。

苏牧回想一下刚才的交易,一进一出,只是简单的左手倒右手,直接赚了9年时间。

这种生意赚的简直不要太爽!

苏牧也很同情孙腾的遭遇,但他并不觉得自己从孙云身上赚走的9年时间是黑心商人。

地球上有近百亿人口,这就注定了,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机会能够获得时间交易,而目前能够主持时间交易的只有他。

并且时间交易本身是一种,涉及到世界规则的行为。

这些都注定了,这必然是一种昂贵而稀有的交易。

10倍的利润,对于这种稀有而垄断的交易来说,并不显得高昂。

相信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满世界会有大把的人哭着喊着要进行这种交易。

一边想着苏牧,一边走到Icu病房前。

就见病房里一个浑身插满管子的病人正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的审判。

而病床旁边,则是一个壮硕的中年人以及一个艳丽的少妇。

苏牧的主意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因为此时那个探望病人的中年人和那个年轻女人的表情有点不太对劲。

他们的脸上不是带着悲伤,而是带着某种快意,带着某种长久压抑之后的释放。

苏牧心中一动,一缕神秘的力量被调动出来。

病房里的谈话声立刻清晰可闻。

“大哥有一句话我憋了很久,我在10年前就想对你说。今天我终于找到机会了,我想告诉你的是,阿杰其实是我儿子。”

“大哥,你没想到吧?你心心念念的,到处求神拜佛求来的中年得子,其实是,其实是我的种。”

“哈哈哈哈!”

中年人畅快的大笑起来,而病床上的病人则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

“大哥听到这个消息你高兴吗?”

“你是不是已经高兴的说不出来话了?”

“你知道吗?其实小娟嫁给你的时候,身上已经怀着身孕,那是我的孩子,阿姐他是我的儿子!”

病人听了这些话,脑袋上青筋蹦起。

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极度虚弱的身体,让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他的喉咙里只能徒劳的发出赫赫的响声。

“大哥!您这些年千辛万苦起早摸黑奋斗出来好大一个家业。兄弟不才,只好帮您守护着,完整的交给您的儿子,哦,不!应该是交给我的儿子!”

“从此以后。谭氏集团就要改成宋氏集团了。”

这时就听那中年人对女人说道。

“小娟还不跟大哥道个别,让大哥好好放心的走吧,他留下的一切我们都会交给阿杰的。”

那艳丽女人娇笑两声说道。

“胜哥,您可别怨我呀!这当初都是强哥的主意。当初我一个小女子怎么敢自己做主呢?还不是强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下去之后如果有什么怨气,可千万别来找我啊,要找就去找强哥吧!”

“至于阿杰,甭管是你的种还是强哥的种,都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那都是我儿子,我一定会对他好好的。”

“胜哥,你不知道啊,这十多年我过得多痛苦。”

“每天晚上,一洗完澡,就开始犯恶心,有时候恶心的想吐。”

“因为一想到你要爬上来,那挺着肥肥的肚皮爬到我身上来,我就忍不住的恶心。”

“每当这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就当被鬼压了,就当被鬼压了。”

“可是没用啊,我还是感觉很恶心。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央求强哥。”

“强哥就想了招,让我每天给你炖一碗燕窝。”

“嘻嘻!你恐怕不知道吧,其实那燕窝是加了料了,否则您怎么能这么快就准备彻底休息呢......”

两个人似乎压抑的太久了,一旦抓到释放的机会,立刻喋喋不休的说起来没完。

通过他们的叙述,苏牧终于听明白一件事,貌似病床上的胜哥就是被背叛的那位。

胜哥被背叛的相当彻底,他的好兄弟还有枕边人,最终证明在10年前就已经处心积虑的在算计他。

而胜哥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兢兢业业的在为自己想象中的儿子打拼,想要给儿子打拼出来一个大大的事业。

结果最终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所有的好愿望,所有的憧憬,在临死前这一刻全部化为乌有。

苏牧完全能够想象到,此时胜哥的心中一定充满悲愤,充满哀伤,充满痛苦,充满愤怒,充满绝望......

人在临死前这一刻获得所有这些真相,曾经以为的一切,曾经生活中所有的美好,在临死前全部被颠覆掉,这是怎样的一种残忍?

这不仅仅是背叛,这简直是对曾经人生的彻底否定。

曾经人生的意义,生活的目标,奋斗的目标,曾经人生中的坚持,人生中分量最重的那些真善美,在这一刻轰然倒塌,粉碎得无影无踪。

这是对整个人生,对人生观的否定,对人生价值的否定。

杀人诛心!

临死前揭穿一切,没有比这更恶毒的了。

想到这里,苏牧不晓得眼前一亮。

如果给这个胜哥一个机会,让胜哥重新活过来,最终会发生什么呢?

苏牧对此充满期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