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的七个姐姐艳压群芳 > 

该我们尽孝心了!

第5章 该我们尽孝心了!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刻,陈默真诚的声音回荡在空中,带着一种轻描淡写的蔑视味道。

“你大爷的!找死!!!”

甩棍暴怒,恶狠狠的扑了过来,手中的匕首寒光毕现!

“上!废了这煞笔!”

“特么的!这小道士狂的没边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十几名混子一拥而上,手中的钢棍虎虎生风,气势十足!

“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陈默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之声,脚尖轻轻一点地面,骤然化作了一抹残影!

没错,就是快到极致的残影!

“沃日!”

如果诡异的一幕令甩棍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而他的眼前已然被一只晶莹剔透的拳头充斥了,不断扩大!

“嘭!!!”

一拳,打的他鼻梁断裂,桃花朵朵开!

紧跟着,陈默一个甩鞭腿,三个混子的钢管都被踢弯了,仿佛被一头发狂的巨兽野蛮冲撞了一般,惨叫吐血,身体足足抛飞起三四米高,狠狠砸落在地上!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天啊!小默......这么能打?”

陈丽华揉了揉浑浊的老眼,瞠目结舌的呆立在了当场。

这哪里是什么打架啊,分明就是虎入羊群一般的单方面虐打嘛!

这场争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

破旧的居民楼前,甩棍等人一个个凄惨的倒地,呻吟不止,看向陈默的眼神如同见鬼了一般。

太可怕了!

这个小道士,简直比地狱之门内爬出的恶魔还要可怕!

“哒哒哒......”

陈默一人傲然而立,持着一根钢棍,一步步走向了浑身颤抖的陈鹏。

这样的战斗对于他而言,热身都算不上,因为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你!你别过来啊!”陈鹏不寒而栗,颤声呼喊。

陈默压根儿没有理睬他,悠悠来到他的面前。

然后,他双手微微用力,坚硬无比的钢棍竟然面条一般扭曲了起来。

最后,被拧成了麻花状!

“嘶!......”

一种混子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肝胆俱寒的看着陈默。

徒手拧钢管,这简直是怪物啊!

“默哥,我.....我错了,别杀我啊!”

陈鹏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一股腥臭之气从两腿间渗出。

这一刻,他真的怕了!

抬头,陈鹏仰望着陈默,第一次发现这个幼时经常欺负的家伙变了,如同一尊高高在上,主宰人间生死的神灵!

陈默蹲身,随手将麻花状的钢棍丢在了甩棍的身上,淡淡道“这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下一次你们可没有那么幸运了!”

“啊!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甩棍大声说着,瑟瑟的爬了起来,狼狈的带着一群混子逃离了现场。

“现在.....轮到我们了!”

陈默徒然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这灿烂一笑,在陈鹏眼中却宛若恶魔之笑一般,不寒而栗!

“噗嗤!”

徒然,陈默并指如剑,猛然在陈鹏胸前戳了一下,他吃痛呼喊,而一枚黑色丸状物被抛入了他的口中。

“你!你喂我吃了什么?毒药?”

“啊!好疼啊!我全身都要裂开了!啊啊啊.....妈妈,救我啊!”

陈鹏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大虾状,十分凄惨。

屎尿横流!

“小默,饶了陈鹏吧,他还是个孩子......”陈丽华开口求情,苍老的脸上满是不忍。

“陈奶奶你放心,再过几分钟他就没事了。我喂他吃的是一种奇特丹药,噬魂焚骨丹!一年内药效都不会发作,不过一年后如果没有解药,每天都会疼几个小时。”陈默轻飘飘的说着。

“什么?”

陈鹏吓的肝胆俱裂,都哭了。

完蛋了!

撕心裂肺的疼痛慢慢消失了,陈鹏如丧考纰的道“陈默,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在陈奶奶的面子上,我打算做你的监督人,一年后如果你改恶向善了,不仅会给你解药还会给你一笔钱做点小买卖。如果一年后你还是这个样子.....”

陈默冷笑,眼中的寒光凛冽!

“我......一定改!重新做人!”陈鹏苦涩的开口,内心复杂至极。

陈默闻言,一脸淡漠的道“口说无凭,一年后我会考量!现在,滚蛋吧!”

“谢谢你!”

也不知这陈鹏是诚心还是虚假,他对陈默鞠了一个躬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小默,你的那个噬魂焚骨丹会不会有副作用?都怪我平日太骄纵小鹏了,这个孩子本质不坏的.....”陈丽华一脸担忧的开心询问。

陈默闻言,莞尔一笑。

“陈奶奶,我吓唬他呢!刚刚那一指是拨筋乱骨指,所以他才会痛不欲生!至于那丹药......嘿嘿,其实是我在身上搓出来的,最近一直忙着赶路都没洗澡.....”

如此说着,陈默难得的老脸一红。

这个办法还是他灵机一动想到的,也算是为陈奶奶做一些事情吧。

“啊?”

陈丽华愣住了,哭笑不得。

“孩子,快和奶奶回家喝口水,然后去附近澡堂子洗个澡。”陈丽华关切的开口。

“喝水就不必了,陈奶奶,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陈默摆摆手,一本正经的道。

“为什么啊?这房子是低保困难户的福利房,奶奶我以前的两栋房子都被陈鹏败光了,所以......它是老楼,不过水电齐全的。”陈丽华小声解释着。

闻言,陈默摇头道“这栋楼......很不吉利!尤其对您这种阳气孱弱的老人家而言,会病患缠身,折寿的!”

他随即又解释道“陈奶奶,我在龙虎山这些年,跟随师父也学了不少风水道法。这一栋楼正前方是一条公路的尽头,乃是典型的一剑穿心之局!而且,左边紧靠一个大坟场,阴煞之气太重了!您看,这些电线一根根裸露在外,其实也是一种“形煞”,是不是很像从肚子里拖出来的肠子?”

老人都是很迷信的,陈丽华闻言也脸色煞白。

“陈奶奶,我打算先把您安排在旅店,尽快打电话找大姐帮忙,一定给您一个安然的晚年生活环境!”陈默坚定的道。

“不用了,我老婆子本来就活不了几年了。”陈丽华苦涩摇头,有些拘谨。

陈默却很固执,柔声道“从我记事起,十二年,您待我和七个姐姐像老母亲一样,也该我们尽孝心了!”

他又打趣道“我大姐那么有钱,这根本就不是事儿。何况,我也只是找她说一下而已,又不用掏钱不是?”

这一刻,陈丽华的眼中有泪花在闪烁。

最后,她老泪纵横,欣然的重重点了点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