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镇国龙帅秦川 > 

生死不明

第5章 生死不明

当下,秦川转身,抓住其中一个护工的衣领,问道:“这具尸体不是楚婉清,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楚婉清在哪?”

这名护工虽心里害怕,但还是开口坚持道:“这具尸体是楚婉清,三天前从赵氏集团送来的,死亡原因跳楼自杀,我们没有弄错!”

“没有弄错?”

秦川盯着护工,观他神色,不像在撒谎。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看太平间其他尸体,凡是三天前运来的,都停在这里!”

听到护工这话,秦川松开护工,立马冲向其他冰柜,一一查看起来……

几分钟后。

当太平间内所有冰柜看完,秦川脸上泛出了一抹难以言表的神色。

“这里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婉清,难道……婉清没有死,没有跳楼自杀?”

秦川此刻心中疑惑,也有几分庆幸。

只要没有见到楚婉清的尸体,那就代表还有一丝希望。

不过,秦川那股悲愤和怒火,依旧没有减少丝毫。

无论楚婉清有没有跳楼自杀,胆敢如此对待他秦牧天妻女,柳城赵家都该死!

如今,想要知道婉清到底有没有跳楼身亡,只有前往柳城赵家,去弄个明白。

“柳城赵家,今晚不是举行婚礼吗?”

“若不添点颜色,又如何喜庆?”

秦川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军上,让金刚带人出手吧,柳城赵家作为一方豪强,这些年来不但不造福百姓,反而勾结地方大员,仗势欺人,为非作歹,早已人神共愤,这种垃圾家族不配存在于世!”

金刚上前一步,躬身向秦川请示道。

“不用!”

秦川挥手打断金刚,声音淡漠道,“我手中战刀,本来只杀境外之敌,但今日,杀赵家那些畜生,亦可!”

逼妻之仇,虐女之恨,又怎能假人之手。

“修罗,霓凰他们四人到什么地方?”

秦川出声问道。

“到达九州中域,还有一个多小时,便会到柳城!”金刚应声道。

“途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拦截?”

“没有拦截,北域兵区萧远峰放行,中域兵区岳云龙也放行!”

金刚回禀道,说着,还冷哼了一声,“就算有人不知所畏,胆敢派兵阻拦,我们五大战营八千战兵又有何惧!北境十万雄兵振臂一挥,天下又有谁人能挡!”

“嗯!”

秦川点了点头,没有往下再说。

他堂堂牧天战神,执掌雄兵十万,妻女却让人欺负成了这般模样,这口怒气岂能咽得下去。

何况,如今妻子生死不明,女儿更是晕迷不醒!

只要是一个明眼人,都不可能会拦他。

战神一怒,横尸千里!

绝不是一句玩笑话!

“走,去赵家婚礼,献上战刀‘祝贺’!”

秦川在说完这话后,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冷如深渊寒冰!

他秦牧天战刀不出鞘,出鞘必饮血!

他倒要看看这个柳城赵家,有什么背景通天?

君临大酒店内,贺声不断,宾客不绝。

赵家作为柳城豪门,重金包下了整个酒店,赵家赵公子的婚礼当然热闹非凡。

上到柳城高官贵人,下到商贾巨富,都前来捧场道喜。

此刻,酒店楼上一间豪华套房内,一个二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子,正穿着婚纱坐在床上,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幸福笑容。

她便是楚婉清的好闺蜜吴艺璇!

做梦都想要嫁入豪门,今日总算如愿以偿了。

“骚蹄子,嫁给我,你就这么高兴,比在床上还要兴奋!”

一个穿着新郎礼服的青年走了过来,伸手抬起了吴艺璇的下巴,正是赵常威。

“要不是看你这个骚蹄子长得还可以,能力也不错,人际关系也强,我真的不想娶你!”

“讨厌,人家都要成为你的老婆了,还说这样作贱人家的话!”吴艺璇故作几分娇嗔,伸出玉手去拍打了一下赵常威。

“你清楚我赵常威的为人,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骚蹄子!”

赵常威捏住吴艺璇的下巴,低头狠狠地在吴艺璇那张粉唇上,亲了一口下去。

“你就用力作贱人家吧,把我当成楚婉清就好了!”吴艺璇似乎也不怪赵常威,反而露出娇媚的笑容,迎向了赵常威。

“你这个骚蹄子,跟她比差远了,你骨子里都是骚味!”

赵常威嘴里一边骂着,一边对吴艺璇上下其手。

“是,人家就是骚,赵婉晴清纯动人,但你还是没有得到她!”吴艺璇迎合着赵常威的话语。

其实,吴艺璇也知道赵常威迎娶她,并不是看上她的美貌,而是看上她的能力和关系。

毕竟吴艺璇不仅是赵氏集团的销售总监,而且攀上了柳城副市首的关系,成为副市首的义妹。

但是,为了讨好赵常威,吴艺璇不惜出卖闺蜜楚婉清,来满足赵常威某个方面。

“也不懂她都生娃了,为什么还如此刚烈,这么誓死不从!”

想起楚婉清,赵常威便是满肚火气,恨恨不已。

“楚婉清那女人不知好歹,你为什么在最后关头,阻止她跳楼自杀了,反而推下女秘书去跳楼,伪装成她跳楼自杀?”

吴艺璇停下动作,问出了心中疑惑。

“你懂什么?我如此逼她,都誓死不从,那我只好让她‘死’,变成一个铁定的事实!到时她想要合法身份,就得求我赵常威了,何况,她还有女儿!”

赵常威露出一抹狞笑,似乎在为自己完美的算计感到无比自豪。

“你把楚婉清藏在什么地方了?”吴艺璇听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怎么了,你想救她?”赵常威双眼一眯,看向了吴艺璇。

“怎么可能,她是我介绍给你的,我怎么可能救她出来!”吴艺璇摇了摇螓首,比起救出楚婉清,她更加嫉妒楚婉清。

一个有夫之妇,凭什么让赵常威对她这样念念不忘。

“你最好别有救人心思,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我和你结婚,只是一场交易,你要明白?”赵常威咬牙,掐着吴艺璇脖子威胁道。

“公子,大事不好了!”

这时候,门口外突然传来了手下人的一道喊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