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至玄太古天帝 > 

虚空兽尊

第6章 虚空兽尊

去往上游的过程并不顺利,一路上江玉时而被凶兽追堵,时而被开了灵智的妖花纠缠,要不就是被险峰拦住了去路。每当到这种时候江玉都是以金雷伺候,虽然说是不顺利,其实也就是废了点力气而已。

经过三天的跋涉,江玉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但眼前的光景让他大失所望。这里虽然青松翠柏多不胜数,也有各类小兽四处跑窜,但这里一丝灵气都没有,这可是与江玉的判断差出了十万八千里。

原本以为这里是一出灵脉所在地,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可就占了天大的便宜。要知道,天地之间虽然也有灵气游荡,但是过于稀薄。而这灵脉不仅是天地自然生成,而且还相当浓郁,可以快速提升修为,再不然也可以锻炼肉身力量,这就是许多强盛古教与宗门喜欢在灵脉之源建立势力的原因之一。

而这些与江玉无缘,他只想拿这灵脉提升修为,淬炼肉体,可是老天不开眼,这让他十分烦躁。在那心头无名火将江玉的不满上升到了极点,他手中聚气狂躁地轰在一块巨石之上,将其轰得粉碎。

烟尘散尽,江玉正要离去,但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江玉瞥见那碎掉的巨石后面隐隐放出神秘的蓝色光辉。

“嗯?”江玉走过去想看个究竟,他拨开碍事的杂草,从后面显现出一道玄奥的封印法阵,法阵上面的古老印记正是那神秘光辉的来源。江玉在法阵周围绕着圈子,他在观摩这奇怪的法阵。

江玉谨慎地将一块破阵符石扔进阵中,符石闪烁着破阵的微光,光芒侵蚀着阵文,但下一刻阵文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将符石炸的粉碎。躲在一旁的江玉一边暗自庆幸,一边感到诧异:到底封印的什么东西,居然需要如此狠辣的法阵。

江玉继续观察着,发现这座法阵以一座石质祭坛为阵眼,在祭坛西边的一角,江玉看到有一片阵文有所残缺。

将于这下明白了这座法阵现在如此危险的原因:这座法阵一定是用来镇压大邪之物的,所以用的能量自然是强大无比,但如今这座阵法出现残损,导致能量外泄,所以才如此危险。

想到此处,江玉立刻开始着手修复那残缺的阵文。他以指为笔,将灵力聚于指间,开始修复残阵。江玉前世乃是三界共尊的天帝,闲暇时经常自创阵法,在法阵方面的造诣,放眼三界恐怕无人能及。

江玉速度奇快,没过一会儿,这阵图已经修复大半。在修复过程中,江玉惊奇地发现这阵法居然与自己的太虚阵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下不禁开始思索起这布阵之人的身份来。

片刻之后,完整的阵法被江玉还原了。江玉感到自豪之余也不拖拉,径直进入法阵。可就在此时,法阵开始极速运转,江玉大惊失色,连忙使出浑身解数,打算逃出此地,但说时迟那时快,法阵大绽光辉,将江玉吸了进去,转眼之间,周围再度陷入平静。

这里似乎是另外的一个空间,四方周围,以黑暗为主流,黑暗之中也闪烁着几道微弱的星光。江玉觉得这里好眼熟,自己觉醒昏迷的那次,似乎就在与这地方相差无几的空间里。

“呵呵呵,几千年了,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来陪我。”黑暗之中一双巨大的兽眼缓缓睁开,冷冷地盯着江玉,“我问你小鬼,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应该不是那帮老不死的派来了解我的吧?”

江玉不知道眼前巨兽是何许人物,但也不好不回答,于是他说道:“我叫江玉,刚才不小心踏入外边布的法阵,来到前辈的领域,打扰了前辈清静实在是万分抱歉。”

“哈哈哈哈哈!”

巨兽张开大嘴,狂笑不止,声音震得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江玉对对方的强大感到吃惊,光是这笑声就可以轻易摧毁一个修士神魂,而且对于这怪物,现在的江玉看不清它的真身,只知道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存在,其余的只剩下一片混沌。

“你这小鬼倒还挺讲礼数,甚好,甚好!”

看来巨兽对江玉很是满意,江玉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是自己惹得它不痛快,这里又是对方的地盘,真打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死的呢?

“前辈怎么被关在这鬼地方?”江玉谨慎地问道。

“哼!还不是那狐君给我下了圈套,我一时大意就被他关在这里了。”

“狐君?”

见到江玉不知道这狐君是谁,于是巨兽耐心的解释道:“这狐君乃是青丘之主,在妖界也是颇有地位的人物,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其阴险也是妖界之最。”

江玉觉得这些与自己无关,当下之急是如何逃离这个空间,返回外界。

“小鬼,你想要出去是吗?”巨兽浑厚的声音在江玉脑中回荡。

江玉毫不掩饰地答道:“是的前辈,我还年轻,可不想在这里待一辈子。”

巨兽大笑道:“好一个直言直语的小鬼,我喜欢,你说你叫江玉,那我也不好隐瞒名号了,吾乃虚空兽尊,如果你愿意,就叫我空老吧。”

江玉行礼道:“空老前辈,晚辈有礼了。”

虚空兽尊似乎很高兴江玉如此称呼他,他带着笑意说道:“小子,在你身上我嗅到一丝天帝才有的气息,你难不成有天帝为师或是觉醒过天帝之身?”

“说的没错。”江玉据实以答,“晚辈确实在最近觉醒了天帝之身,不过目前尚不能完全驾驭。”

虚空兽尊似乎感到很是惊奇,他思忖片刻,然后说道:“你刚才说你想出去对吧?”

疆域点头称是,虚空兽尊立马又说道:“想要出去老夫有办法,但得有一个条件。”

提到条件,江玉瞬间脸色凝重起来,这虚空兽尊实力如渊似狱,他会开出什么条件,几乎关系着江玉的生死。

“前辈想要什么?”

见到江玉紧张的样子,虚空兽尊似乎觉得有趣,但也没有过多的捉弄他,不慌不忙地说道:“没什么,只是要解除这封印还得借助你这个天帝之身的力量。”虚空兽尊见江玉放下了戒心,于是继续说道,“到时候你只需要在身体内开出一片洞天,把我也带出去就可以了。”

虚空兽尊平淡地说出了让人吃惊的话语,但在此刻却让江玉感到莫名的兴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