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至玄太古天帝 > 

初尝道果

第5章 初尝道果

距离江玉饮血突破已经过去了三天,在此期间,江玉不断地提高自己战技方面的能力,毕竟不能只有力量,还要有相应的技巧来相辅相成。

玄凌在一旁看着在高台上挥舞拳脚的江玉,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姐,你都在这儿站了好久了,在想什么呢?”

玄央似乎早就在旁边了,对于她的到来,玄凌只是觉得刚好。

“你觉得,主人现在这样子,能够外出历练苦修吗?”

玄央不语,这个问题在她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但是总归说不出口。此时的江玉就连玄月阁中的一个仆人的修为都比不上,只是一个金丹之身,现在出去,还没走出荒林就已经被各类妖兽给分而食之了。

“要不我们再去劝劝主人,让他别去了,等实力足够再说?”

玄凌摇摇头,对玄央说道:“主人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还是用事实来让他放弃比较好。”

“怎么做?”

“玄央,你把主人带到妖风谷来,顺便在准备几头妖兽,别太强的那种。”

玄央低头答道:“好的大姐。”

此时江玉还不知道,一场狂风暴雨正在为他悄悄韵酿。

在玄月阁支配的广大疆土内,有一处险之又险的恶地——妖风谷。谷如其名,这里常年妖气缭绕,无数凶恶妖兽在此定居,加上这里还蕴藏着一处仙泉,所以这里也有不少强大至极存在。

这里就算是妖界诸强也不敢随意出入,但这里却被玄凌女帝在千年之前用强力手段纳入统治,当时可谓惊得妖界大教,仙界王侯皆寒毛倒竖,无不为玄凌女尊的可怕感到背脊发凉。

而这就是江玉现在站着的地方,原因很简单,他与玄凌约定,要是自己没有从这妖风谷里走出来,那自己独自外出苦修的事就免谈。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赌约,江玉没有拒绝,不光是因为他不敢拒绝玄凌,他也想试试自己前些日子突破获得的力量。

当看到这片地形险恶,妖气四溢的山谷时,江玉只觉得玄凌太狠了,又听到山谷中隐隐传出凶兽的怒吼声,江玉对此更是深信不疑。

据说,有一次玄无伤出口失言,玄凌就把她丢在这里七天七夜,在玄无伤回来时,那凄惨的样子,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没办法了,上!”

江玉在心里为自己默默打气,然后孤身一人走进了迷雾重重的险恶山谷。

山谷里迷雾浓厚,能见度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知觉敏锐的妖兽攻击。但江玉心里没有忐忑之意,有的只有兴奋之情。

这座凶谷虽然妖兽横行,但这里却灵药遍布,江玉此时看见的都是些低阶药物,可是有些宝药甚至由绝世凶兽守护万年之久,那可都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物。

天地之间万物相互攻伐,在这尸山血海的基础上造就了现今的太平盛世,铸就了无数天地绝景。江玉一边欣赏着周围的奇山异水,鸾鸟彩凤,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一条清澈见底小溪前。

“此河隐隐有灵气流淌,看来在上游有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江玉正打算去上游一探究竟,突然,在重重迷雾中,窜出一头体型巨大,浑身长满坚若寒铁的黑色鳞片的凶恶妖兽。

“看来今天要见血了。”

凶兽咆哮着,张开血盆大口朝江玉冲来,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江玉握起拳头,上面金雷闪烁,宛如一条金蛇在江玉指间游走。

妖兽飞扑而来,江玉挥拳相迎,只听见“轰”的一声,四周的迷雾散尽,扑来的凶兽颅骨碎裂,气息全无,已经焦糊的尸体上闪烁着阵阵金色雷光。

“这就完了,太没意思了。”

江玉扫兴的挥了挥手,正准备离开此地,却发现自己早就被无数刚才凶兽的同类包围了。它们齿间发出阵阵低吼,眼中那属于野兽的凶光展露无遗。

“嗷呜!”

这声嚎叫就是信号,所有凶兽如潮水般涌向江玉,数量多得让人想吐。江玉再度凝聚力道,神拳一挥就将冲在最前面的凶兽打成血雾,但是凶兽们依旧毫无畏惧,它们不停地向江玉冲去,要将他撕成碎片。

有好几次,江玉险些被咬到,这些畜生的咬力惊人,寻常修士要是被咬到一口立马就会四分五裂,江玉是天帝之身,肉身与天地同源,根本没有躲得必要。

之所以躲闪,那是因为江玉自己在给自己施加压力,他要磨练自己,让自己早日回到巅峰状态。这些凶兽虽说不是什么特别强大,但是数量一多就是一种暴力,以此磨练自身,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兽潮看上去永远也没有尽头,但江玉的力气似乎与这兽潮一样,他与这些凶兽缠斗两个多时辰,却丝毫没有疲惫之色,他拳头上雷鸣阵阵,每一拳挥下都会带走一头凶兽的性命。惨叫声,雷暴声,血液流淌声,尸体爆裂声奏起疯狂的曲调,让人在杀戮的欲望中不能自拔。

见周围的妖兽不断冲出,江玉觉得当下已经不能藏拙了,不然得在这浪费很多时间。

将一头冲上来的妖兽击飞,江玉双掌聚气,万道金雷在其身上狂舞,天空中也透着些许烧焦之味。

“喝!”

江玉大喝一声,仿佛诸神之怒,天空降下无边劫雷,金光漫天,比天上的太阳还要闪耀几分。金雷打在岩石之上,发出爆裂的巨响,爆发出的能量荡涤着周围的一切。

金雷肆虐过后,只留下一片焦土,不管是死是活,都变成了金雷之下的一缕劫灰。此乃江玉为天帝时修成的众多神法之一,有着毁天灭地之大威能,消灭区区尚未开灵的妖兽,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看着周围的凄惨模样,江玉在心里感到羞愧,这里原本是一片美如诗画的地方,因为自己而变成了废土,虽不是有意而为,但江玉还是在心里为那些生灵表达了歉意。

沉默良久,江玉动身走向原本还存在的小溪的上游,那里应该有一处灵脉,不然这里哪来那么多灵气充沛的药草和凶悍的妖兽。

但是,如果是那些光凭自身散发出的灵气就可以影响一方的存在就倒霉了,江玉觉得这里应该没有那种存在,在这里的强者就算自己没有一战之力,也应该可以逃跑,带着这种心态,江玉快步走向山谷深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